娇妹妹(1 / 2)

防不胜防 叶韶华 8980 字 1个月前

在场人的目光随着这句问话聚集到角落的陶艺希身上。

陶艺希:……

她举着手机,一向得当的表情管理有一瞬的僵硬,她张张嘴正想说点什么。

顾景源看着她眉头一皱:“你怎么在这里?”

这话一出,陶艺希想当个纯路人都糊弄不过去。

她认命地从角落里出来:“我……找你回去上课。”

环视一周后,假笑:“没想到哥哥还挺忙的,那我先回去了。”

对面五人看到陶艺希眼睛都直了,在职高见过多少浓妆艳抹的漂亮女孩,但统统没有眼前这一个亮眼夺目,这要是他女朋友,带出去多有面子!

领头的一下子挡住她想要离开的脚步,黝黑的脸上挂着不怀好意的笑。

“没想到附中还藏着这么一个宝贝,小妹妹,走什么啊,留下来一起玩玩。”

陶艺希咬着下唇很紧张的样子,水盈盈的眼睛忽闪忽闪,她长得瘦,自带一种弱不禁风的气质,楚楚可怜看得对面五个壮汉的心都要化了。

“我还要赶回去上课,就不打扰你们了。”

“上课有什么好玩的,做老子的女朋友,让你吃香的喝辣的玩好的。”

陶艺希沉默:什么年代了,竟然还会有这种说辞。

那老大见她不为所动,看着她这漂亮的漂亮的小脸蛋心里又痒得不行,急躁地大步走向她,妄想用强制带走她。

被她迷得鬼迷心窍,他好像忘了,这里还有一个不好惹的角色。

顾景源越过陶艺希,先一步到他面前。

“干嘛呢。”

“你把她给我,我就不计较齐跃勾引我女朋友的事。”

顾景源脸色一沉,少年颀长的身躯牢牢地挡住娇小的她。

陶艺希仰头,只能看到他浓密的后脑勺,透着一股子坚毅。

即使他讨厌她,不待见她,却会在危险时第一时间挺身而出。

她垂眸,脚尖踢了一下边上的小石子。

他虽然叛逆,却光明磊落,不像她,阴险得卑劣不堪。

顾景源面对职高这些混混不干净的嘴,总是懒散的人站直了身,比他们都要高。

“呵,你在想屁吃。”

“顾景源,我知道你打架厉害,可是你一个人想对付我们五个也太不自量力。”

顾景源轻描淡写:“那就试试看吧。”

五个人在一起为非作歹久了,眼神一对就有了计划。

大家一起上,就不信他有那么多只手可以应付。

陶艺希默默地看着,顾景源打架还挺厉害的,一招一式都很正统,一看就是练过的。

可惜,他一直守在她面前没离开过,受限于这点地方也施展不开。

其中一个人看破,四个人纠缠他,剩下一个从侧边伸手要抢她。

顾景源的注意力一直有放在她这里,马上转过身护住她,却没有想到是虚晃一枪。

几个人发狠地向他挥拳,他们眼神发横,说是为了抢人,其实心里都有着泄愤的情绪在。

顾景源的存在就很离谱,他长得帅,家境好,大少爷惹事还有专人在后面擦屁股,说是天之骄子也不为过。

只要有他在,那些女生的目光就会追随他,回头再看他们就像是在看垃圾。

大家都是无所事事的废物,凭什么他就能事事占好处。

越想越觉得愤怒,杂乱无章的打架更加凶猛。

双拳难敌四手,顾景源挨了几下发出闷声,脚后腿了几步却始终护在她身前。

刚应付完这边,那边就有人挥手就要朝向那俊脸。

他可以躲开的,但如果他躲了,这一拳就会落在身后的她身上。

挨在他身上不过就是一点皮外伤,她要是磕碰一点,还不知道要怎么哭呢。

陶艺希眼中含泪、我见犹怜的模样浮现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还是别惹爱哭鬼了。

原以为是挨定了。

突然飞来横石,一颗小石子擦过他的眼皮,与眼珠子只差分毫,划出的红痕吓坏那人。

怒吼:“谁!”

还没反应过来,顾景源感觉一只纤细的手抓住他的臂弯拉了一下,顺便借力一抬脚,板鞋的硬鞋底一脚狠狠地踢在那人的下面。

“我……!”痛得失声。

所有人都惊了,陶艺希也不给他们反应的时间。

侧身又是一脚踢在另个人的膝盖关节处,那地方,又脆又痛。

人直接单腿一跪,她抓准时机对他下巴又是一脚。

脱臼了。

还有三个人啊。

对付男的啊,还是那一招最管用。

就看到她抓着其中一个人的头发,向下就是一脚,不带一点犹豫,一下下都不含糊。

最后一个个捂着下面缩成一团。

顾景源惊了,目瞪口呆地看着她快准狠地收拾一个又一个,招招“致命”。

他咽了咽口水,大家都是男的,他都难以想象那会有多痛,他们打架也很少会往那地方打。

看她人小小的,应该还好……吧。

对面五个面若菜色:你放屁。

陶艺希看差不多了,转身看他的时候才反应过来,抱歉地咬咬下唇。

“哥哥,我刚刚不小心碰了你一下哎。”

“哥哥,你要卸我胳膊吗?”

她还记得他曾经放下的狠话,“你再敢碰我,我就把你胳膊卸了。”

她举着手放到他面前,手腕十分纤细,因为白,青色的血管都清晰可见,他只手可握。

但就是这么瘦弱的一个人,干倒了五个大男生。

面对她的问话,顾景源再一次沉默。

“……”

漂亮的皮囊果然是会骗人的,他好像对她一无所知。

“嗯?”

“闭嘴。”

他没有动她。

陶艺希低头轻笑,她就知道他是嘴硬,要是真会动手就不会护着她了。

余光中,领头的竟然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把小刀,刀刃反射着刺眼的光。他也不管她是谁,奇耻大辱必须要报。

陶艺希眉梢一挑,从书包的小袋子里掏出了一个黑色棍子的东西,顾景源还没看清是什么,就见那刀子还没碰上,人突然浑身抽搐,抖着倒在地上直抽抽。

陶艺希面无表情地在他们面前“滋”了两下电击棒,蓝色的电流火光看得人倒退好几步。

蛇蝎美人。

明明看起来这么弱不禁风,一捏就会碎的娇娇女,打起人来一下比一下狠,好……好恐怖。

那几个人本来还想缓一下就收拾这个臭婆娘,现在全都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