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46章 大家想吃狼肉否?(1 / 2)

留韩非一条命,这句话可有深意,只要不死,还活着就行了,至于废成什么样,谁在乎呢?

韩非本想着,只通过楚浩来引中海神州的大帝境强者出手,他是真的没有想过隐帝城会成为这些大帝的警惕的目标。

虽然他的计划中,的确有过隐帝城,可那是到了无垠矿区之后,和现在没有关系。

“对了!”

韩非似乎明白了什么,或许在他们看来,魔神其实已经陨落了。而神魔之海里镇压着的,都是一些老魔。这么多年,连生存都是个问题。哪怕就真的放开了,又能奈何的了他们吗?

韩非不禁乐了,这本是一个阳谋,他甚至做好了对方猜到神魔之海出现会问题的准备。但对方这些大帝,似乎并不在乎。

为了配合当下看似紧张的局面,韩非一挥手,火锅和烧烤也都收了起来。手中造化玉灵塔再现。出现在白野的头上,只听韩非道:“不管今日我能不能杀出去,这头狼反正死定了。”

“小贼,你找死。”

这群大帝中,那古妖族的太古银狼,终于还是率先出手了。而一人出手,众大帝自然是默契的一起出手。

却见,楚浩抓起韩非,直接冲杀而出。那太古银狼虚影,被一拳轰爆。

有巨型蜈蚣,在混乱的法则中摆动着身子,跟着就看见亿万剑影,如雨点般砸下。

楚浩单章一推,那螺旋之力搅动法则,形成掌心法则风暴,将亿万剑影卷入其中。甩向其他众帝。

有妖植顷刻间不变千万里虚空,将天地化成了一座浩大丛林。只听楚浩冷笑一声:“忘了我走过此道了吗?”

随着楚浩曲指在一根藤蔓上一弹,这千万里虚空丛林,如同多米诺骨牌一样,瞬间倾塌。

不过,韩非也看见楚浩嘴角出现了一缕嫣红。因是身后有一道霞光扫中了他,不过他反手一卷,将那霞光收拢,砸向另一个不知名大帝。

此间战斗,眼花缭乱,哪怕韩非此刻什么都没做,但也就只看清楚只有五分之一不到的战斗。

他忽然发现,大帝出手,看起来要更加的简单。他们的一個轻微的动作,可能都蕴含着极其恐怖的力量,明明只是虚空一点,便能击穿千百万里的封禁。

“难道,大帝境强者,都是这样出手的不成?”

不对,任何境界的战斗,都是有针锋相对的情况,不可能仅仅通过这种轻描淡写的战斗方式来诠释。那么原因就只有一个,那就是双方力量不平衡。这些中海神州的敌人,仗着人数多,所以每一次攻击,都将恐怖的力量凝聚一点之上,逼迫楚浩硬接他们的力量。这样,他们才算占了人数优势。

否则,若是和楚浩近身战,势必会影响他人出手,也会波及到自身,还容易被楚浩反杀。

因为被诸强环绕,足足半个时辰,楚浩也只勉强带着韩非横行亿万里长空,数次想要直接跨入无尽虚空的时候,韩非都以为楚浩真的能带着自己跑掉了,但跟着楚浩就硬生生被人从无尽虚空拉了回来。

“果然逼真啊!”

在这些大帝看来,楚浩是真的数次差点就带着跑了,所以时刻提防着。

而只有韩非知道,这是他早就和楚浩商量好的,要尽量吸引更多的大帝来追杀。

只要让敌人相信楚浩有逃跑的可能,才会有更多的大帝境强者加入战局。

那中海神州的大帝也在相互传音:“还有几位,莫要坐视了。楚浩的实力你们应该已经看见了。此番,不仅要抢炼妖壶,楚浩也得死。否则,新仇旧恨,楚浩将来必不会善罢甘休。”

“诸位,昔年楚浩有多强,你们心里应该清楚。这次,绝不能再放任他离开了。”

“还看什么?这不明摆着呢嘛!韩非小儿唯一的凭借就是楚浩,本想诱杀我等,但低估了我们的决心。”

“隐帝城不出,凶兽一脉那边,中海神州有人去牵扯。还有什么可忌惮的?”

有人则疑惑:“我总觉得这事儿不简单。炼妖壶出世。韩非认识不到问题的严重性,难道楚浩也意识不到?”

有人则道:“不管这是不是局,但诸位,什么局能埋伏的了你我等数十位大帝?神魔之海吗?这玩意一百八十万年没开启了。而且无数史料,明确记载。当年那个神早就死了,而且根本不是死在神魔之海。”

有人附和:“诸位,神魔之海的秩序锁链,大家应该都感受过,那里根本没有休养生息的条件,连获取灵气都极为奢侈。如果神魔之海有问题,那早该发动了,人族会牺牲700亿人?”

“倒也是。”

……

而韩非这边,楚浩面色难看:“生命之泉还差了30多滴,我未能恢复巅峰,勉强在近30位大帝手下逃命已是极限。现在还没出来的,怕是都是心机深沉之辈,你要不要收网?”

韩非想着,这次引出来的人的确已经不少了,似乎也可以收网了。

忽然,楚浩悬停,只见前方出现了一片都是蛛网的牢笼。此刻,一女人正挂在蛛丝上道:“楚浩,你逃不掉的。都是大帝境,前路已封,后路已断,今日伱已无炼妖壶可用,何以妄想带着韩非离开?”

有声音威临天地:“韩非,交出炼妖壶,这里将有半数大帝不会再出手,你或许还有离开的可能。”

韩非:“楚浩前辈,帮我护法。”

众大帝闻言,眉头微皱,这个时候,帮他护法有什么用?

然而,只见一座古朴祭坛现身。看见那祭坛的那一刻,众人就知道,这是要召唤某些存在。

“原来,你的底气在这。”

“西荒那边的祭坛?这小子要召唤谁来?”

当即有人喝道:“出手。”

楚浩心里暗骂一句,臭小子还不知足,这是玩命的节奏啊!

可惜,演到了这里,已经没法停了。

却见楚浩暴喝一声,喷出一口精血,那精血在其身后衍化为一株巨树,树上有一人形虚影盘坐:“血逆通神,神之投影。”

说时迟,那时快,楚浩身后七大天蛛虫谷的大帝,纷纷爆退。

有人喝道:“是神灵后裔的血脉返祖之术,这家伙唤出了神灵投影。”

楚浩:“韩非小子,既然要玩,那就彻底一点,别保留了。”

“嗡~”

火幕通天,祭坛之上,火云大洞浮现,一道人影从洞中走出,正是手拎巨斧,魁梧凶狂的战神。

“哈哈哈!韩非小子,又有好事吗?”

然而,这话音刚落,就听战神骂道:“哪来这么多大帝?你小子搞什么呢?”

韩非大喝一声:“战神前辈,来都来了,今日我能不能活,都看你了。”

而周围,中海神州,众帝惊疑不定。有人心里警惕起来,有人则暗松了口气。

警惕,是因为战神很强,这老小子走极道炼体,硬生生走到了大帝巅峰,力可通神,真实战力,楚浩恐怕都不如。

至于为什么松口气,自是因为战神再强,那韩非这边也只有两个人。而且,这种召唤之术,不能持久。这意味着战神出现的时间有限,只要拖住,这一场他们就算赢了。

“西荒战神?你怎么可能归来,你不是陷落星海了吗?”

“战神,你帮此子出手,真的弃西荒遗族于不顾了吗?”

“诸位,不对,这是一道分身,若战神能够归来,早就归来了,不会等到今天。而且,他的气势并没有那么强。”

“聒噪,敢威胁老子遗族子民,我看你们是活腻了。”

“吼~”

战神一如既往地狂暴,只见他跳跃而起,战斧横天,斧光纵横万里,那成片的蛛网,应声而碎。刚才出言威胁战神的那一人,此刻如临大敌,秘法神术同时爆发,八百刀锋迎击而上。

“咔咔咔~”

然而,战神之力,已非大帝可以比拟,战斧所过之处,万象法则,尽皆粉碎。

顿时间,五位大帝,接连出手,六道神术,迎上那开天辟地的一斧。

“轰隆隆~”

恐怖的炸响在此间爆发,合六人之力,只有三人喷血,神魂震荡。顿时间,只听有人喝道:“诸位,他的确是一道分身。若是本体至此,吾等根本接不下他一斧。”

“噗嗤!”

说话那人横飞,只觉体内精血异动。下一刻,楚浩召唤而来的神灵虚影,竟不知何时,伸出手掌,化作巨大魔手,将此间数十万里,一把握住。

刚才那位大帝,反应不及,一把被捏在其中。

楚浩低喝一声:“死。”

大帝强者再强,也敌不过神灵之威。刚才战神一击,让他被迫抵挡。现在魔手笼罩,他避无可避。

“轰隆隆~”

神灵虚影,掌天控地,此人被神性包裹,自身大道和法则,在瞬间被神性摧毁。这,便是神灵后裔。

荒古神族,皆是神灵后裔,什么神子神孙一大堆,虽然而今覆灭,但楚浩这个神灵后裔,还是掌握了一些通神的手段的,这也是他扬言可以击杀大帝的根本所在。

“轰隆隆~”

时隔三日,大道裂痕再现,整个海界,都在看向东海神州,这些年,东海的大帝境强者,陨落者一而再,再而三,自是万众瞩目。

战神见状,哈哈一笑:“神灵后裔,有点意思。虽然只有咱们两人,但是倒也能一战了。万法归一,力之大恶,斧镇乾坤,吾手擒天地之力以斩神,杀……”

韩非看得目瞪口呆,他感受此间力之大道几乎幻化法则纹路,尽数朝着战神汇聚而去。那战斧之上,绽放土黄色的光芒。手握战斧的战神,宛若托举一片乾坤浩土,横于天际。而此刻,肉眼竟已看不得战神真容。

“斩!”

韩非就看见,一个满身钩刺的老者,轰然爆碎,化身巨型沙虫,却挣脱不得,被碾碎成沙。而那些砂砾,继续被碾碎成虚无。

“轰隆隆~”

又一道大帝陨落之相,传遍海界。

……

中海神州,有人皱眉:“虚空印记都已用完,那韩非小儿何德何能,连斩两位大帝强者?”

……

西荒,蛮荒古族,这会儿图腾闪耀。

诸多强者,环绕着图腾。

有人嘀咕:“图腾从未出现如此强烈的震动,这感觉,就好像是战神归来了。”

“轰隆隆~”

众人纷纷看向苍穹,随即纷纷露出动容之色:“这,战神真的归来了?但怎么去了东海神州?”

“听战神大人说,他在东海神州找到了一位传人。该不会是,为了那传人,不惜以某种秘法降临海界了吧?”

“这,战神大人这就太过分了,我们请他多少次了,他都不出来。这不就一个传人么,至于都亲自回来了?”

有长老道:“亲自回来不至于,但估计,肯定有分身归来了。归来就斩了大帝,这不是尽给我们惹事儿么?”

有人摇头:“战神大人真是,哎,之前还说要送一批巨人族过来,这都等了五百年了,那批人也没到。不靠谱啊!”

有人笑道:“除了打架,战神大人什么时候靠谱过?”

……

南海神州。

混沌火域外历练中的凤羽,刚从某隐秘传承之地归来,火姑立刻就出现在她身边。

凤羽丫头,此番传承如何?

凤羽笑着挽起火姑的胳膊道:“还行吧!逍遥境修行倒是不难,但是长生境的领悟,倒是个问题,目前我有了一些想法,得走一趟混沌海。我听师姐说,混沌海适合证道长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