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吕宋敢死队2(1 / 2)

“万岁爷,还有这厮!”

李景隆指着刑房惨叫的人犯说道,“此人敢带人抢劫官府驿站,而且抗拒抓捕,身上带着一身功夫。杀了他也是杀了,臣想着若是带到吕宋去”

“抢劫官府历朝历代都是死罪,由此可见此人目无王法。若是在乱世,也是杀官造反之人!”朱允熥笑道,“你听那边打了半天了,他连求饶都没有,把他弄到吕宋去万一直接来个占山为王?”

吕宋的移民不能是善茬,但也不能是这些不服天朝管,劫要劫皇纲日要日娘娘的人。这些人去了吕宋,那就是龙归大海虎啸山林,谁也没奈何。

“其实此人劫掠官府倒也有隐情!”李景隆继续道,“他原本是衙门的弓手,负责捕盗抓贼。有一次路过的邮政商队被贼人抢劫,他从说和,让商队花了点小钱安然通过。可反过头来那商队就告他和贼人串通一气,他丢了差事差点下狱,所以一怒之下,抢劫了扬州驿的仓储!”

地方上的这些弓手都是衙门招募的,这人负责维持当地的治安。也就是说黑白两道都要给面子,认识些贼人强盗不足为奇,甚至就是和贼人有些见不得人的勾当也不是什么怪事。

其实这时代的枪劫和后世人认知的不同,不是上来就杀人开枪,而是先报号。报出自家的门号,若商队有人知晓,便给些买路钱。

或者商队也有江湖人,找人间来说和。看着面子,也给些钱财,花钱消灾。

“他抢劫扬州驿时带了多少人?都是什么人?”朱允熥问道。

“带了十二个!”李景隆道,“说起来跟他抢劫的,还正是他帮着说和的那伙贼人!那些人也讲义气,帮他抢完之后分不要,就是帮他出口气!”

“那些人还没抓着?”朱允熥又问。

李景隆回头瞅瞅张彦青,“哎,你是刑部的人,皇上问你话呢?”

张彦青赶紧惶恐的说道,“臣等无能,刑部发了三次海捕公。那些人进了山东地面就渺无踪迹,据说是那边有名的响马!”

“来人!”朱允熥回头叫了一声。

“皇上!”跟在皇帝左右的翰林书记官上前。

朱允熥道,“发朕的旨意给山东布政司,山东都司,各卫所指挥。”说着,表情严肃起来,“直接告诉他们,你们干什么吃的?太平盛世还有响马强盗?一个月之内,见不到匪首,全部革职!”

当了皇帝朱允熥才知道,为何历朝历代都要实行愚民政策,恨不得老百姓都是老实巴交,三棍子打不出屁来的人。因为我华夏的武德,实在是太充沛了。

不管哪个省,隔三岔五就能冒出一伙强人来。来去如风防不胜防,这些人好像天生就不肯安分,不种地不经商就为了抢劫钱财。

而且这些人,往往和地方大户还有牵连,甚至有人给他们打掩护。

北方还好,云贵川广西那些的地方的山民百姓,才更是让官府头疼。因为官府根本分不出来,谁是好人谁是强盗。往那一站,一个看着比一个老实。

“传旨给各行省布政司,凡是有强人歹人,已经抓获直接递解进京!”朱允熥又道,“交由刑部处置!”

既然要移民,那就把原这些不安分的家伙,都给移过去吧。

就这时,刑房那边又是一声呐喊。

“嗨,今儿遇到硬骨头了,指甲都掰了还是不说!”狱卒站在门口大喊,“哪位兄弟,把五爷请来?”

朱允熥纳闷,“五爷是谁?”

张彦青马上说道,“刑部大牢的供奉,不管什么犯人,落到五爷手里就没有不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