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江湖 游玩(1 / 2)

莫愁 小石居士 4720 字 4天前

眼看这灰衣人呛了好几口水,黄衣人游到他身边,将他扶着教他游泳,没多会儿功夫,灰衣人就学会了游泳,虽然动作稍显笨拙,可是他自己显然十分欣喜,和那黄衣人在水里嬉戏起来。

李莫愁不动声色走到水潭边,那两人正玩闹的开心,丝毫没发现李莫愁来到。李莫愁在潭边坐下,说道:“你们两个,还不上来。”

她这话出口,惊得水中的郭靖忘了划动手臂,身子往水里沉去,呛了好几口水。黄蓉忙把他拉上来,两人一起上了岸。

这两人在水中浸泡了有短时间,虽然玩闹起来渐渐习惯了水中寒冷,可是如今上岸被冷风一吹,顿时都激灵灵打个哆嗦。黄蓉的内力没有郭靖深厚,女子的体质本就偏寒些,没多大功夫就嘴唇青紫。

郭靖看她狼狈的模样,忙道:“蓉儿,我去捡些树枝回来笼火吧,免得你生病了。”黄蓉哆嗦着嘴唇,只是点头答应。

过了不大工夫,郭靖把火升起来,黄蓉靠着火堆暖了半天,脸上这才有些人色。郭靖心疼无比的说:“蓉儿,你耐不得冻,怎么还下水。”黄蓉小声回答:“我在家的时候,也常常冬天下水玩儿,从来没这么冷过。”郭靖道:“你家在南方,冬天也不是很冷的,这里是北方,最冷的时候滴水成冰,自然不能比。”黄蓉吃了亏,乖乖的点头。

李莫愁瞧着这一对小儿女,想起他们今天的作为,心头一口恶气憋着,终于开口道:“今天我在大路上过,见一个妇人被削掉了耳朵和鼻子,你们看到了没?”

自李莫愁来到这里,就冰着一张脸,两眼冷冷的看着两人,看的他们都不敢搭话,如今她一开口,郭靖和黄蓉心上都是一紧,不知道怎么回答。

“李姐姐,那个胖妇人是个坏人。我是在行侠仗义。”黄蓉被李莫愁眼光盯得犯憷,知道躲不过去,讷讷开口道。

“你怎么就知道她是坏人?她欺负你了,还是别人告诉你她是坏人?”李莫愁虽然在质问,但是声音反而变的柔和起来,可是却让黄蓉听的更加害怕。她在桃花岛上犯了错的时候,黄药师要想惩罚她,就是用的这种声调。

“她长的那么胖,她的轿夫长的那么瘦,抬她抬得很吃力,她平时一定欺压了好多百姓,搜刮民脂民膏,才能养的那么胖。后来,后来那个妇人还骂我,骂的很难听。我只是小小惩罚她一下,没有要了她的命都是好的。”

“那你做了什么,她为什么要骂你?”李莫愁两眼炯炯的看着她。

“我不过说那个女人长的好苗条,然后她就瞪我。我看不惯她的眼神,就把她的轿子掀翻在地。然后那个男人就骂我,说我是什么,是什么小,小,小浪蹄子。我很生气,就把那个男人打翻在地,那个女人太胖了,被轿子压的起不来,就一直骂我,说我是没教养的野丫头,还说像我这种女土匪,虽然长得好看,可是一辈子只有当妾的命。”

黄蓉吞吞吐吐说起来,说道后来,委屈无比,眼里不停的涌上眼泪,长睫毛上沾了泪珠,好像钻石一样闪闪发亮。

黄蓉呜咽了一会儿,把头埋在膝盖里,带着哭腔闷声道:“我从小儿都没人骂过我,他们都是坏人。李姐姐你还责怪我,以前你救过我,我还以为你和靖哥哥一样是好人。”

郭靖看黄蓉如此难过,忙伸手去扶着她抽搐的背,劝慰道:“蓉儿,不要哭啦,李姑娘也不见得是要责怪你。”他劝完郭靖,又转头满是哀求的对李莫愁道:“李姑娘,蓉儿那时候被他们骂的很难听的,就连我都听不下去了。你不要怪她了,好不好?”

“你们倒是挺齐心,不过这件事情到底谁对谁错,你们自己心里应当清楚。”

“我没错,我哪里错了!”黄蓉忽然抬起哭得梨花带雨的脸庞,对着李莫愁喊道:“那个妇人欺侮我,肯定也欺侮旁人,她本来就该死。我真后悔没杀了她。”

李莫愁瞧着黄蓉的模样,皱眉道:“别人骂你,是因为你讽刺了人家,还把人家轿子掀翻了。要是换了你被人家讽刺以后,还被掀翻了轿子,你岂不是要灭人全家。”

“我就算灭了她全家,也不会骂那么粗俗的话。”

“是么,那你的意思是宁肯全家被那妇人灭了,也不肯听她骂你喽?”

李莫愁眯着眼睛看黄蓉蛮横无比的模样,心头火气早被她掀上来,这么刁蛮不讲理的孩子,她还真是甚少见到。

黄蓉被李莫愁质问的噎住了,半天才答道:“那个肥女人哪里能跟我比。反正她就是坏人,死不足惜。她用了那么瘦的轿夫抬她,而且吃的那么胖,就是不对。”

“我听说你们桃花岛上的仆人,都是又聋又哑还不识字的人。你爹爹好本事,居然找来这么多一样的人,他当初肯定找了好久吧。”李莫愁忽然岔开话题说道。

“才不是那样,我爹爹怎么会费事去找这些废人。那些人先前就不识字,然后被我爹爹被割去了舌头,刺聋了耳朵。”

“恩,看来你割人的鼻子耳朵,是跟你爹爹学来的。黄姑娘家学渊源,佩服啊佩服。我听人说,虎父无犬子,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果真不假。”

李莫愁带着讽刺的话语以出口,黄蓉就大嚷道:“你怎么能这么说我爹爹?”

“你爹爹做得,我就说不得么?我哪里说错了?黄姑娘,你可曾想过,那些被你爹爹割去了舌头,刺聋了耳朵的人,也是和你一样有父母的人,或者他们还有着妻子儿女,就这么被你爹爹抓走了,还变成残疾,他们自己愿意不愿意?”

李莫愁直直盯着黄蓉,一字一句都似钢锤一样敲击着黄蓉的神经,她从来都以为岛上的那些残疾奴仆的存在是合理的,现在被李莫愁提点,居然生出些恐慌感来。她神色恍惚了一瞬间,大声辩解道:“不是的,他们都是自己愿意的。我从来没听过他们说不愿意。”

“他们想说,能说出口么?他们是哑巴。况且他们要是不愿意做,你那个武功高强的爹,一掌就能轰碎他们脑袋。”

黄蓉张口结舌,只是摇头:“不会的,不会的。我爹爹没逼过他们。我爹爹对他们很好,他们吃穿都很好的。”

“只要吃穿好,那你是不是也能接受同等的条件?既然你愿意,我就把你抓走,同样炮制一番,来我们家做奴仆吧。”李莫愁忽然发难,伸掌把住黄蓉命脉,另一手的中指和十指抵在黄蓉眼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