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心动(1 / 2)

长明灯一盏接着一盏地亮起,映照着摆满圆桌的珍馐佳肴。

在开场的互相祝酒之后,曲红绡夹了一个圆乎乎、金灿灿的肉圆,轻轻放入口中。当肉圆酥脆的外皮被咬开之后,纷嫩软糯的肉馅顿时缓缓涌出,在瞬间侵占了她的全部味蕾。

少女嘴唇翕动,咀嚼着唇齿间的香味,竟然渐渐红了眼眶。

“海楼,你和曹大哥能不能行,”赵佑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说道:“你们做个肉圆,都能让人难吃到哭?”

“我觉得很好吃啊,”肖淮细细品尝着碗中的肉圆,满脸疑惑地说道:“鲜香酥脆、肉香满溢,和小时候的味道一模一样。”

“不是不是,”曲红绡急忙摇摇头,揉了揉眼眶道:“我只是想起了四年前的除夕,那是我最后一次吃到娘亲做的炸肉圆。后来桐县灾荒,娘亲病死在了逃难的路上。而我,就靠着乞讨在宜城苦苦生活了两年,受尽了白眼和欺凌,直到遇上公子,才有了今日的曲红绡。”

少女抬起头,声音里蕴藏着难以言说的悲伤:“而如今,我好不容易尝到了久违的味道,可是……却再也找不到回家的路了。”

闻言,肖淮的筷子微微一顿,下意识地看向身旁的赵佑。

疏忽之间、目光相触,两人都在彼此的眼眸中,看见了少时的草长莺飞和宜城的山川风月。

“对不起,今日除夕,我还讲这些丧气话来打扰公子们的兴致,”曲红绡不好意思地抹了抹眼睛,端起酒杯说道:“我这便自罚三杯。”

“无妨,”肖淮摇摇头,清朗明亮的目光直直看进少女的眼眸:“曲姑娘,等到我们的国土之上再也没有饥馑和战乱,等到四海之内物阜民丰、百姓安乐的那一天,我就回宜城买一片宅子。你若是愿意,便搬过来和我们一起住,我和子护做你的哥哥、做你的家人。”

“红绡……求之不得。”少女抬起泪水盈盈的双眼,将杯中的琼浆一饮而尽:“我先敬两位哥哥一杯。”

酒杯相碰,诺言既成。

少女仰头看着肖淮的侧脸,眉眼间尽是浅淡的笑意——哪怕只是兄妹,哪怕只是一个远远守着你的资格,此生,红绡……便再无他求了。

“我说海楼,”见他们三人喝完了酒液,曹翊端起杯盏,笑眯眯地说道:“如果真有那么一天,你可得给我也留间宅子。”

“那是自然,”肖淮举杯回敬,夸下海口道:“只要有那么一天,我定把最大的那间留给你。”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曹翊目光闪动,似誓言、又似期盼:“我们一定会等到那一天的。”

酒过三巡,已是午夜时分。

府中小厮们早已按捺不住,将一米多高的干草和柴火放在了前院的铜盘中,又泼上了厚厚的菜服子油。

“公子,快些点火吧!”

在一众迫不及待地催促声中,肖淮千呼万唤始出来,以一个极为潇洒的姿势将一根红烛扔进了铜盘。

顿时,火舌冲天而起,照亮了整个庭院。

赵佑和曹翊对望一眼,将放在一旁的数十根竹子扔进了铜盘之中。

须臾间,噼里啪啦、震耳欲聋的爆竹声充斥了整个院子。小厮们一边鼓掌欢呼着“过年了!过年了!”,一边争先恐后地挤到肖淮的面前,忙不迭地说着吉祥话。

“诶,你们都围着我做什么?”肖淮眼珠一转,指了指身旁的赵佑道:“红包都在子护那,还不赶紧去抢!”

“肖海楼!”赵佑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谴责道:“你又要坑我的钱!”

然而,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一拥而上的小厮团团围住。

“哎哟,都别挤,我的手、我的手……”赵佑在人群中心苦苦挣扎,不停地惨呼道:“红包我都给、我都给,你们别挤了!曹大哥、红绡姑娘,快来救我啊!”

看着闹成一片、欢腾祥和的众人,肖淮不禁莞尔一笑,转头看向被烟火晕染的夜空。

星辉万千、银花满城。

可不知为何,他却在这满城喧嚣中生出了一分若有若无的失落。

他刚想去探究这丝愁绪的来源,却在低眉仄目间,隔着火光,看见了清风朗月、长身而立的纪云生。

那一刻,无数光景在肖淮脑海中呼啸而过——初见时的惊鸿一瞥、太学中的相交相知、雨夜里的并肩而行、十里铺内的生死相依,最后万象归一,只余下记忆中摇曳烧灼的,那些属于少年人的难以启齿和心动怦然。

院墙之外,万道烟花腾空而起,铺陈出一片绚烂无比的光海。

可肖淮却无暇顾及,只是静静垂目于眼前的这张如圭如璧的面容,悄然间落下满身的缱绻与温柔。

而此时此刻,藏于心头的那个少年,踏着雪地上倒映的流光,一步步走到了他的面前,冁然而笑道:“肖海楼,新年快乐。”

金风玉露、寒梅霜雪,少年顾盼之间,满城锦绣仿佛都成了他身后微不足道的陪衬。

肖淮的目光微微颤动,刚想说些什么,就被赵佑欣喜万分的声音打断:“快看!知还来了!”

言语之间,赵佑和曹翊终于摆脱了热情无比的人群,冲到了纪云生的面前。

“知还,你今日不是在宫中参加酒宴,怎么有空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