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春暖刚升职并正式迈入公司高管行列时穿了。她所穿的原主于危难之中抛弃夫家和新婚丈夫,后更自恃美貌,嫁给了原夫家对头的属下。可惜好日子没过几年,就被咸鱼翻身的前夫家清算。别问,问就是家破人亡预定。同样穿过来的还有她的死对头魏秋瑜,两人同时穿为罪臣之妻。面对同样流放千里的命运,死对头大义凛然地选择了不离不弃。姚春暖依然决定继承原主的遗志,继续做那大难临头各自飞的同林鸟。反正吧,流放是不可能流放的,这辈子都不可能,只能找个靠山苟一苟才能活命的样子。然而,事与愿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