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收《病症》看看吗】*宋枝,你有没有想过。去救赎一个九次人格问卷测评不及格的恐慌症患者?十三岁那年。宋枝救下个被老富婆下药的妖孽男人。他非但不感激,还反咬一口,俯身弯腰对上她的眼睛,吊儿郎当地笑:“小朋友,你断了哥哥财路,可得负责。”宋枝:“负什么责。”“.....”男人手指刮刮宋枝鼻尖,桃花眼敛笑:“得养着哥哥呢。”*一到雷雨夜就犯病的男人完全是个疯子,在雨地里把脑袋磕得头破血流。宋枝冲进雨里:“哥哥——!”她被雨砸得睁不开眼,却还是执拗伸手垫在地上,让他的额头磕在自己掌心。他却说:“离哥哥远点儿,听话。”*后来,曾经那个籍籍无名的男人一连做下几个轰动全国的刑事大案,成为炙手可热的第一金牌刑律,身价暴增。那年四月末,男人接到一桩猥亵案,佣金相当不菲。委托人要求无罪释放。他抽着烟,淡淡笑:“没问题。”当他得知原告是宋枝时,事情发展完全偏轨。......他把自己的委托人揍进了医院。半月后,赫赫有名的闻律第一次以‘被告’身份出庭。长街尽头处,宋枝见到他,他一如经年以前俯身弯腰对她笑得温柔,温柔到醒目的地步。“哥哥搞砸了一桩案子,枝枝养我好不好?”宋枝故作平静:“闻律师今非昔比,我养不起。”闻时礼:“怎么会呢,哥哥吃得少。”“......”宋枝认真思考后,回答:“那一顿两个馒头,成吗?”他没有犹豫:“行阿。”·饿得要死可兜里只有五块钱·那还是给枝枝买朵玫瑰花吧我不要命,我要浪漫——by闻时礼【本文不排雷,任何雷点请直接点叉无需告知】【谢绝一切KY,KY党自重】===预收《病症》===厌食症软妹画手x南水街神颜暴戾疯狗南水街有条疯狗——鹤遂。别人的十七岁,书卷墨香,前途光明似锦;鹤遂的十七岁,阴沟黑暗,尝尽人情冷暖,他不屑冷笑,信仰暴力能压住一切声音。有人骂他,“你爸是个瘾君子,你妈是只给钱就能随便上的烂鸡,也不指望你能高贵到哪里去。”鹤遂正蹲在街边。听这话,他丢掉烟头,随着青白烟雾一同起身。吓得对方赶紧摇上车窗。“有用吗?”少年的黑发在风中扬动,恣意张扬。嘭——!随着一声响儿,他跳上车前盖,用铁棒砸碎挡风玻璃,揪住领子将人从车里拽出来,摁在车盖上揍,一边挥拳头一边徐徐笑着,笑意如雨丝在唇角抽开,“来,你说说看,现在这样谁比谁高贵?”鹤遂双手受伤,沾满鲜血。周念背着画板经过,打量着停在路边白衣沾血的少年,小心翼翼地上前,软软问:“能......能给你画一张吗?”鹤遂:?有病?“傻逼。”那是鹤遂对她的第一句话。周念不生气,摸出一颗橙黄橘子塞到他血迹斑斑的手里,梨涡浅浅地冲少年笑得很甜:“对不起,是我打扰你了。”鹤遂看着手里的橘子,喉间发紧,在下一瞬落荒而逃。周念缠上他,三天两天跑到他家巷子去堵人。鹤遂恼了。他将她围堵在墙角,用力地擒着她的下巴,一字一顿地:“你很他妈烦人,知不知道?”周念疼出泪花儿来,她看着少年阴鸷黑瞳,说:“鹤遂,我疼。“鹤遂一下就不行了。明明想给她一拳让她别招惹自己,最后怎么却放低姿态别扭地解释,说自己其实刚刚没有用太多力气。——完了,栽了。后来,鹤遂最宠惯周念的时候,满足她各种需求,剥下暴戾的皮囊,展露最柔软的内心,在她面前乖得像一只被驯顺的狼。“念念想怎么画都可以,我都配合。”他说。周念厌食症最严重的时候,五识尽丧双目失明。鹤遂却已翻身跻身一线顶流。——他闪耀发光,成为万千少女的人间理想,没人再记得南水街的那条疯狗。也没人记得故事开端里的周念,包括鹤遂自己。#顶流鹤遂暂时隐退,原因成迷#鹤遂销声匿迹鹤遂回到那个小镇,回到南水街,找到那个被他遗忘的周念。他端着碗,跪在周念床前,红着眼温柔哄着:“念念,你再吃一口好不好?”“......滚。”“好,再吃一口,我就滚。”这场救赎的受益者是谁。可能是那颗被他用保鲜膜裹着存在冰箱第三层,放到腐烂的橘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