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更新中,实体见微博@岁欲别睡了啦】

【预收《好甜》《暗恋》求收藏】

*宋枝,你有没有想过。

去救赎一个九次人格问卷测评不及格的恐慌症患者?

十三岁那年。

宋枝救下个被老富婆下药的妖孽男人。

他非但不感激,还反咬一口,俯身弯腰对上她的眼睛,吊儿郎当地笑:“小朋友,你断了哥哥财路,可得负责。”

宋枝:“负什么责。”

“.....”

男人手指刮刮宋枝鼻尖,桃花眼敛笑:“得养着哥哥呢。”

*

一到雷雨夜就犯病的男人完全是个疯子,在雨地里把脑袋磕得头破血流。

宋枝冲进雨里:“哥哥——!”

她被雨砸得睁不开眼,却还是执拗伸手垫在地上,让他的额头磕在自己掌心。

他却说:“离哥哥远点儿,听话。”

*

后来,曾经那个籍籍无名的男人一连做下几个轰动全国的刑事大案,成为炙手可热的第一金牌刑律,身价暴增。

那年四月末,男人接到一桩猥亵案,佣金相当不菲。

委托人要求无罪释放。

他抽着烟,淡淡笑:“没问题。”

当他得知原告是宋枝时,事情发展完全偏轨。

......他把自己的委托人揍进了医院。

半月后,赫赫有名的闻律第一次以‘被告’身份出庭。

长街尽头处,宋枝见到他,他一如经年以前俯身弯腰对她笑得温柔,温柔到醒目的地步。

“哥哥搞砸了一桩案子,枝枝养我好不好?”

宋枝故作平静:“闻律师今非昔比,我养不起。”

闻时礼:“怎么会呢,哥哥吃得少。”

“......”

宋枝认真思考后,回答:“那一顿两个馒头,成吗?”

他没有犹豫:“行啊。”

·饿得要死可兜里只有五块钱

·那还是给枝枝买朵玫瑰花吧

我不要命,我要浪漫

——by闻时礼

社死体质纯欲脸少女x人骚嘴贱金牌刑律

年龄差六岁半/单向暗恋双向暗恋/慢节奏循序渐进/HE轻松向救赎治愈系甜文:D

*谢绝一切KY,KY党自重

*看文途中,任何不满请直接弃文,无需告知

*架空现代,小说请勿代入现实考究,看盗文不要留言!!!

《好甜》

氧气乐观小财迷x清冷禁欲系

1.

宋觅为帮家中还清高额负债,一天打好几份工,看到路边一辆限量款宾利的副驾上坐着个美女在哭。

宋觅不禁感叹出声:“坐这么贵的车还哭,不行就让我来。”

身后落地一声男人的轻笑。

宋觅受惊回头,看见一位皮骨俱佳的男人立在树下看她,眉眼间有几许玩味,慢条斯理地问她:“让你来?”

宋觅尴尬解释:“...让我上去哭。”

男人笑道:“行,那你上去哭。”

宋觅:“?”

他说,只要宋觅能将副驾上难缠的女人哭走,他就会给宋觅一笔不菲的感谢费。

宋觅不负所望地完成任务后,笑眯眯对男人说:“先生,你长得这么好看,要是不介意的话,可以雇我,我能一直做你的挡箭牌。”

2.

上流圈最近都在八卦一件事,那就是商界传奇谈西泽身边,不知何时多出来一个小姑娘,明媚皓齿,走哪儿都带着,寸步不离身。

谁都知道,谈西泽是出了名的不近女色,常年禁欲,颈间一枚玉佛从不离身,日日睡前看经书冥想。

每每有人问起有关宋觅时,谈西泽只淡淡道:“一挡箭牌。”

他轻描淡写的态度让所有人都以为,宋觅不过是他心血来潮时的消遣,随时可弃。

没人能想到,宋觅在谈西泽身边一待就是两年。

3.

在两人[挡桃花合约]临近到期的时候,谈西泽突然问宋觅:“你要不要一直做我的挡箭牌?”

宋觅怔住:“你什么意思?”

谈西泽温温笑着:“和我结婚。”

良久后。

宋觅颇为难以启齿地说:“都说你那方面不行,所以才会不近女色。所以,你打算把我一直留在身边,一边守活寡一边给你挡桃花对吗?”

“?”

谈西泽灭掉手里的烟,指间散开一缕白,他不紧不慢地开始摘领带解纽扣。

宋觅紧张问:“你、你干嘛?”

“还能干嘛?”男人用故作无辜的玩味口吻,打趣她,“给你验验货。”

“......”

【你与玉佛,都不能离身。】

《暗恋》

1.

应梨暗恋陈烬七年,期间看他拿过三次射击冠军,多次年级第一,换过数任女友。

陈烬却对她毫无印象,哪怕初中高中大学都同校,哪怕和她家住同一栋楼。

冬夜里的一场射击游戏,应梨运气好到连胜三人,便有人瞎起哄:“谁能打败她,就可以亲她一下!”

看见角落里的陈烬出来时,应梨不由心头一跳,她不否认当时心里是期待的,周身都是烫的。

陈烬弹无虚发,百发百中。

就在应梨在起哄声里闭上眼时,她听到陈烬把枪丢到一旁,和他懒洋洋的笑声:“抱歉,我想试试这枪手感如何而已,就当我开个玩笑。”

2.

聚会后,借酒消愁的应梨躲在天台哭,被陈烬撞破。他单膝在她面前蹲下,痞笑着:“我没亲你,就这么伤心?”

应梨哑着嗓:“被暗恋七年的人开了一个并不好笑的玩笑,能不伤心吗?”

陈烬懵了,暗恋他七年?他连她是谁,叫什么名字一概不知。

她却在下一瞬说出他的全部喜好,准确无误。

陈烬脸上浮浪笑意不减,却伸手揉了揉她的头,说了句自认为安慰人的话:“抱歉啊,我不喜欢你这一卦的,你会找到更好的。”

3.

重逢时,陈烬拿下那年的奥运射击冠军,万人瞩目的荣光无限。

她依旧在角落看着他,替他鼓掌,从心里高兴他能为国争光,却已不再喜欢他。

阴差阳错几次交际后,陈烬破天荒地对她兴致勃勃,想方设法制造与她的偶遇,甚至在她家门口蹲到半夜,只为兑现当初那场射击游戏的玩笑,要亲她一下。

应梨神色疏离,淡淡说:“你别忘记,你说过我值得更好的。”

陈烬俯身朝她靠近,温热声息缠绕在她耳边,像在说晚间情话:“我没忘,但老子是最好的。”

“他狙中的从来都不止是靶。”——《应梨的暗恋日记》

射击运动员x心理咨询师

《欺唇[救赎甜]》全部章节(162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