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清江她爹卧病在床时,叔伯兄弟带着自家儿孙上门让他从这些孩子里挑一个当嗣子。

曲父指着人群外的赵长夏:“我要他当我曲家的上门女婿。”

叔伯说,赵长夏是个外人。

兄弟说,赵长夏是个下人。

赵长夏心说,我是个女人。

曲清江说:“你们说的这些,我都不在乎。”

赵长夏以为她说的是身份,后来才发现,她连性别也不在乎。

——

赵长夏一朝穿越,没有户口身份证险些被捕,所幸被曲清江捡了回去干点农活,混口饭吃。

没想到这一混,就混成了曲家的上门女婿。

曲家族人没能如愿吃绝户,就时刻盯着曲清江跟赵长夏,看她们什么时候被排挤出村子。

然而他们等啊等,村边杏花白了又白,也没等来二人的落魄,反而亲眼看着她们的田地越买越多,宅子越修越大,交游越来越广,声望越来越高,最后到他们高不可攀的高度。

人前寡言酒后话痨狠人上门女婿

X

人前内敛酒后放肆醋缸刺绣名家

*食用指南*

1.身穿、1V1、苏爽甜、微慢热

2.有系统,金手指粗大

3.女扮男装、先婚后爱

4.5岁年龄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