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完结,番外隔日更。防盗比例70%

【1】

恋爱三年,白萧从不带盛夏见朋友,也几乎从不应盛夏朋友的约。

为此,盛夏活得像个夹心饼干,总被闺蜜笑她没家庭地位,谈场恋爱像喝白水一样寡淡无味。

盛夏很坦然,她知道白萧的个性。

现实世界里哪有那么多轰轰烈烈,平平淡淡才是真。

后来,她才明白,并不是没有。

他也曾因为一个人,轰轰烈烈过。

热烈到想和她结婚,都是因为那人。

【2】

在君也事务所所有人眼里,他们boss冷静自持,情绪收放自如,从未因为任何事失控过。

某天。

他们boss死死拽着前女友的手,那个向来矜贵淡漠的男人在那一瞬落入凡尘:“当朋友都不行吗?”

双c双初摄影师/律所boss追妻火葬场,不换男主。

下本写《你最珍贵》

和裴封在一起的那四年里,他是个一穷二白的穷小子。

两人如胶似漆,是校园里的模范情侣。

裴封是那种即便他只有一百块,一分都不给自己留,愿意全部给唐珍珍用的人。

唐珍珍笑他傻:"全给我,你不是要饿死了?”

他语气温柔又有点痞,“不是有你吗?饿不死。”

唐珍珍抡起拳头给他一拳,嗔怒道:“不要脸。”

嘴角下,是压都压不住的浅浅弧度。

拥有过那样浓烈至死的爱情后,分手后很长一段时间,唐珍珍都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怀疑里。

--

再遇在宴会上,他身侧有袅袅佳人,一袭黑长直散在肩头,温婉可人。

像极了大学时的她。

唐珍珍平静的和他握手,漠然的看着那个女生在他面前撒娇。

晚宴结束,她一袭性感吊带裙站在寒风中,黑色宾利刹停在她面前,“上车,我送你。”

她没动,站在原地,再也没有了以往的温婉乖巧,她嗤一声,声音冷淡到极致:“这么多年,裴总的口味依旧没变。”

裴封笑,眼里映着的是性感的V领红裙,以前在一起四年里,他从未见过她如此打扮。

“是,一直没变。”

我喜欢的,一直只有你。

--

几个月后。

唐珍珍看着堵住她去路的男人,轻笑出声:“裴总,我这人矫情又不知好歹,我劝你别在我身上浪费时间。”

“比起拥有上亿资产只愿意给我一千万的人,我还是比较喜欢只有一百块,却愿意全部给我花的男人。”

雨越下越大,他冷沉着一张脸看着她,没说话。

次日一大早,唐珍珍的手机收到N条消息。

【裴封向你转账XX000000000元。】

紧接着,是N条房子和车子过户到她名下的短信提示。

唐珍珍彻底懵逼了。

门铃响起,男人站在门口,手里捏着一张崭新的一百块。

“我所有的财产——一百块,给你。”男人强硬的把钞票塞到她手里,声音很低“所以,现在可以和我在一起了吗?”

#我不喜欢钱,我只喜欢你#

#一夜暴富是种什么样的体验#

#你才是我最珍贵的财富#--------------------------------

预收2《灯火阑珊》

谢韵和苏文哲三岁相识,是别人眼里的青梅竹马,彼此眼里的空头冤家。

谢韵29岁这年,两人协议结婚。

婚后两人井水不犯河水,谢韵本以为协议期完两人就可以一拍两散。可平日里放荡不羁的男人忽的变了样,还一跃成为别人眼里的24孝老公。

想拍拍屁股走人的谢韵,只要一提出离婚,就被七大姑八大婆外里三层外三层围攻。

“韵韵,你不会是外面有人了吧?”

“韵韵,赶紧和外面的人断干净,晚上想想办法,好好和文哲道歉。”

谢韵……

她看起来像那么不守妇道的人吗!!!

还有苏文哲那厮,到底给她们灌了什么迷魂汤!

后来,谢韵发现,苏文哲这人还真是挺擅长灌迷魂汤的。

#我所有的放荡不羁,都只因想臣服于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