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收甜宠文《小合欢》求个收藏呀,点开专栏可见】

本文文案:

常念是皇帝最宠爱的小公主,容貌绝美,倾城脱俗,素有百合仙子之美誉,只身子骨格外虚弱,一丝风也吹不得。

及笄后,常念以此为由,婉拒西北宁远侯的求娶,风光嫁了京城中颇负盛名的世子爷。

原以为是觅得良缘,哪料,竟被枕边人联合奸恶谋划算计,最后落得个皇兄客死异乡,至亲含冤而去的凄惨下场。

再一睁开眼,常念竟重回到成亲前,这一次,她二话不说冷拒了世子,转头应下宁远侯的求娶。

宁远侯江恕独掌西北军政大权,权势滔天,杀伐果断,生死予夺,铁面阎.王之称甚至已经传进京城,无人不畏。

坊间都传,身娇体弱的小公主见了人就得后悔,甚至有太医直言,公主嫁去西北,活不过三个春秋。

然三年后,世人惊奇发现,小公主不仅活的好好的,那传闻冷酷无情的铁面硬汉,竟是千般绕指柔,将人宠到了骨子里。

--

小剧场

小公主是江恕亲自向老皇帝求来的金枝玉叶不假,说是求,其实不过是为定皇帝的心,走个过场。

来西北第一日,公主便染了风寒病倒了。

彼时,江恕想,就当府上供了个身娇体贵的女主子,多出每月服汤药灵参的钱罢了。

没过多久,身边小厮来禀报一句“夫人又头疼了”,正在军营批阅邸报的江恕皱着眉起身,二话没说便归府了。

再后来,江恕回府的次数越来越频繁,一下值便寻不到人,友人某日一问,江恕神情淡淡,说得理所应当:“回家陪夫人。”

友人:说好的只是娶回家做做样子呢?

本文又名《宁远侯打脸(bushi)宠妻日常》

男主超宠的!

*专栏预收《小合欢》文案:

鹿欢的爹爹是大晋朝唯一的异姓王,她更是先帝亲封的合欢郡主,自幼娇宠长大,可谓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怎料及笄后,爹爹给她定下与当朝首辅的姻亲,态度强硬,丝毫没有转圜余地。

可那权势滔天的首辅司让,年近三十且不说,性情阴郁偏执,更挟持幼帝,只手遮天,作恶多端,是百官敢怒不敢言的奸佞权臣。

鹿欢被迫嫁进司府成了那奸佞的夫人,日闹夜闹搅得府上天翻地覆、鸡犬不宁也要和离,然男人沉着脸,却始终不为所动。

直到她错听谗言逃跑出府,惨死荒郊野岭,没能见着心心念念的白月光,最后竟是她最想逃离的夫君不顾安危追寻而来,却落入圈套,命丧于此。

原来,这一切都是爹爹预谋已久,以她为饵,诱他入局。

她也根本不是爹爹的亲生女儿。

再一睁眼,鹿欢竟重生回到两年前,那时她正大闹和离、失手一刀捅.进夫君肩膀。

鲜血染红衣袍,她夫君面色苍白地望着她,眼眸幽深,唇角却缓缓勾出一抹阴郁的笑。

前世这时,鹿欢狠心把刀子拔.出来,恨不得与这禁锢她自由的奸佞同归于尽,两人关系一度破裂。

今生,她颤抖着身子地抱住男人,泪流满面:“郎……郎中!”

-

司让自出生时起,就在退让,父母兄弟,地位钱银……直到鹿欢,他不想让了。

哪怕少女那抹光,曾照亮他灰暗的十几年如星辰白昼,如今却也与天下人一起骂他是奸佞罪该万死。

谁料自那回闹得最凶过后,鹿欢竟像是变了个人一般,时而望着他掉眼泪,时而端了参汤糕点来书房献殷勤,又时而,抱着他胳膊喊夫君,梦里也总说,她错了。

司让隐忍着那早已溃不成军的感情,全然接了。

倘若这是梦,他宁愿一辈子不醒。

《权臣娇宠掌上珠》全部章节(80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