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G995是个普通民用机器人,诞生于某个“善意的谎言”。它的金属心脏上刻着一个名字:时昼。自己将为时昼献上一切——从硫化碳炔心脏到虚无缥缈的灵魂——扮演一位名叫“江溯”的死者,爱他的爱人时昼,直至报废。—不过演戏罢了,机器人的寿命很长,他想。某天,HG995忽然发现,时昼也喜欢江溯?他们是双向暗恋!这只母胎单身的机器人,嫉妒到变形,几乎要四分五裂,成为一滩破铜烂铁。他恨注定为某人献上终生的自己。更恨死去的江溯。恨时昼越过他的身体,望向那个人的缱绻目光。替身秘密被戳破那天,他带着痛苦的快意,咬上Omega脆弱的腺体。恶狠狠道:你爱的人早就死了,而你只能在欲望中沉沦,臣服于我。时昼:HG995,我明白你型号的意思了。江溯:?时昼:好尬救救我!江溯:……—上辈子,时昼没想到,死对头会冒着生命危险,追随自己拯救被丧尸侵袭的母星。生命即将到达尽头时,江溯打开机械胸腔,释放最后的温暖:“对不起,我这个替代品没有保护好你。”机器人一向璀璨的眼睛逐渐黯淡,终于停止运转。画面撕裂,时空溯洄。再一睁眼,时昼回到了前往母星前。PS:江溯攻时昼受。科幻瞎编,私设多。星际前期一丢丢,末世打丧尸,艰难求生。完结文《吃播顶流成为云养小仓鼠后》求收藏!下一本《救命!植物打尸了》末世文求收藏!闻浪舟从小咸到大,深谙躺平学。末世第三天,看着空荡荡的冰箱,他做出一个违背祖宗的决定:打不过就加入,耶!他小心地伸出一只白嫩的胳膊,对门外的丧尸认真道:轻一点喔,我怕疼。于是闻浪舟过上了见谁啃谁的快乐日子,啃不动也没关系,跟在丧尸大军后面划划水摸摸鱼:)末世第十天,异形植物忽然出现,铺天盖地涌来。一夜过后,遍地是绿色和丧尸残肢。闻浪舟认真思考要不要投敌(指人类):请问,现在滑跪还来得及吗?—鸦天行作为丧尸围剿小队最精英的一员,不慎被丧尸包围,奄奄一息时被一株奇怪的藤蔓同化。干掉一大波丧尸的鸦天行凶狠地挥舞着触手,见一只撕一只。诶,最后面那只丧尸怎么有点奇怪?小脸干净清秀,乍一看像个人类,对着自己垂在地上的藤蔓振振有词:若有冒犯,请勿怪罪。鸦天行:?闻浪舟说完便把藤蔓放进嘴里:吃了这个能不能变身啊?鸦天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