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六零上位记》里,松瑜是个声名狼藉的村妇。这个年代里,没人能吃饱。可她不仅天天有野兔肉,烤鲈鱼,炒螺肉吃,还有二手梅花手表,粮票往家里拿。她仗着自己的电影明星般长相,吊着的备胎一双手数不过来。不仅在老家仗着自己和男知青们、队长儿子等人关系好,吃好喝好,十里八乡都听过她的坏名声。等到营长丈夫把自己接去军区,原主不仅不老实做人,还给丈夫惹了一堆麻烦。原主转眼看上了另一个花花公子,嫌贫爱富的她立马出轨改嫁,结果她原来的丈夫步步高升,衣食无忧。而她识人不淑,嫁给了个家暴男。家暴男不仅窝囊爱出轨,还潦倒到一贫如洗。原主最终贫贱终老,活脱脱成了女主角对照组。穿过来的松瑜把目光瞄准到更远的目标——1农村,知青把好不容易淘来的花了一百二十块的袖珍收音机送给松瑜:“瑜,你不是说一直很想听音乐吗,这个去了好多地方才买到的。”穿过来后的松瑜:“这个很好,下次不要送了。我老公会买给我的。”知青:“?”2乡下,猎户把打来的野鸭子赠给松瑜:“瑜,你把这个拿回家吧,我吃点葛根,没事的。”松瑜一手接过鸭子,一手交出了五块钱:“你真好。下次还来找你买肉。”猎户:“?”3每人每日3两粮食,干部却额外给松瑜还发了腊鸭腊鸡和2袋面粉。松瑜交出了粮票和肉票:“下次不要这样啦。我怕我老公会误会。”干部:“……”4终于等到老公来接自己。她老公是个极其高冷严肃的一个人。第一次见面,松瑜直接扑在他怀中,吸了吸鼻子:“老公我在乡下过得好惨,吃不饱穿不暖可是没有关系,因为我好爱你!还有,你也太帅了吧!”松瑜继续说:“如果要问是什么支撑我一直在乡下坚守我们的家,全是因为我对你的思念和爱。”丈夫感动得一塌糊涂。5第一次回家属大院,一个人逛着的松瑜被士兵拦住问:“你是谁的家属?”松瑜想了半天,糟糕她老公到底叫什么名字:“江?江什么来着。”那人又问:“长什么样子你总该记得吧?”松瑜又回忆了半天回忆不出来。靠,男人不都一个样吗。被路过的某人听了:“……”这就是传说中的“爱”?婚后的松瑜靠着正业和副业,发家致富。日子过得一天比一天红火。靠男人还不如靠自己,嗯,真香!丈夫奇怪了:他老婆比他越来越有钱了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