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头巧遇,时隔五年不见,谭鹤戴着面具,料想邓通认不出自己,特意上前搭讪,一时忘了这人极度不喜与旁人接触,拍了他的肩膀。下一瞬,竹伞呼啸而来!谭鹤非但不躲,反而还往前凑。伞尖捅上小腹,谭鹤顿时戏精附体,弯腰,一脸疼痛难忍。邓通顿住,目光冷冽如万年不化的寒潭千丈冰。谭鹤泫然欲泣:“公子,你下手怎得那么狠?”邓通沉默半响后,冷若冰霜的脸露出了出生以来最复杂的神情,他的目光极为深沉,视线紧紧攥住眼前的人,仿佛有千言万语要诉。谭鹤只顾低头演戏,丝毫未见反常。便是见了,也只会想:“不是吧,莫非我精湛演技被看穿了?”遂二话不说抱拳称赞,“哇,兄台真是好眼力,在下还有事就先告辞了。”言毕,跑路,换个身份再去勾搭,哦不,是相会。短短片刻,谭鹤的思绪犹如脱缰野马,在邓通的沉默之下,他已想好了千百种跑路再搭讪的对策。要问谭鹤为什么非要往前凑?答:“无他,只因邓通是个纤尘不染的绝世美人。”深情美人君子攻(邓通)X放荡不羁疯批受(谭鹤)文案二:谭鹤没料到时隔六年,他居然还能遇到邓通。只是这一回实在令他惊骇,邓通竟是人人口中,卖身求荣的皇帝男宠!他就是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为何云中白鹤,铮铮佼佼,闻名遐迩的凛然公子成了皇帝男宠?对此刘恒冷笑一声,“你与他,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怪物,一个是卖身求荣的嬖臣,都是遭人唾骂,遗臭万年的存在。”邓通面上冷脸,内心紧张忐忑:“我是皇帝拿来控制铸币的幌子,绝非男宠。”谭鹤:“以你的性子,我当然知道你俩没啥,不管旁人口中的你如何,你在我心里不变。”刘恒:“狗男男,真恶心。”

《骑虎难下》全部章节(94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