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纨绔黑莲花攻VS真腹黑白莲花受,文章又名《云生结海楼》当十八岁的肖淮走犬斗鸡、打马过市时,纪云生已经名动天下,成为了大雍王都中人人称颂的少年郎;当十九岁的肖淮顶着“郢都第一混世魔王”的称号混吃混喝时,纪云生已经率领着三万大军,从凉州凯旋而归。街头偶遇,纪云生弯唇浅笑,亲切地唤他表字:“肖海楼,别来无恙。”那一刻,肖淮看着面前这张迷倒郢都万千少女的桃花面,皮笑肉不笑地拱拱手,二话不说、转头便走。理由无他,只因纪云生见到他的第一眼时,就看穿了他轻浮皮相下掩藏的仇恨与野心。再后来,他率军出关中,被纪云生阻于燕门之外;他带部归黔昌,被纪云生挡于溱河之南;他领兵攻郾城,被纪云生死守于崤山之畔;直到他槊血满袖、入主暨城的那刻,才将纪云生这块绊脚石变成了自己的阶下之囚。郡守府中,肖淮看着面前被兵将们重重围住的男人,眉目间尽是胜利的喜悦:“纪云生,暨城已破,你终是输给我了。”可对方却毫不在意的弯眸轻笑,宛如三月的陌上春风:“肖海楼,我等你很久了。”肖淮心口一动,转身就走,不敢再多看他一眼。因此,他也错过了身后书案上那张墨迹未干的纸笺——“山水皆所逑,云生慕海楼。”***正剧风,1v1,假纨绔黑莲花攻VS真腹黑白莲花受~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