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要互相亏欠》小说江时婉闫文林免费章节在线阅读张这这

时间:2020-04-15 12:00

我们要互相亏欠
作者:张这这
主角:江时婉、闫文林

  • 我们要互相亏欠 介绍
小说《我们要互相亏欠》主角叫江时婉闫文林,作者是:张这这,轻叶小说网提供江时婉闫文林我们要互相亏欠在线阅读,小说讲述了:逼迫他与自己结婚,是因为她爱惨了他。娶是娶了,不过代价就是被他废了一只手腕。直到被他宠上了天,她才庆幸自己当时的决定是有多么的正确。

《我们要互相亏欠》小说

傍晚,盛皓酒店的餐厅包厢。

江时婉打开手机看了一眼,距离约定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四十多分钟了,她指尖迟疑的点开自己准备好的视频。

手机屏幕里是凌乱的床,纠缠的人,甚至一声儿又一声儿的......还有自己柔出水的低泣。只看了不到十秒,江时婉眼睛一闭,关了手机放在了一旁。

直至外面的天空已经出现浓重墨彩的深染,包厢的门依旧紧闭着。

江时婉垂眸,正准备拿起东西走人。

忽然,门开了。

走进来的男人身形挺拔倾长,剪裁精致的白衬衫黑西裤,刀锋一般的眉眼邃然深幽。

江时婉抬起头的那一瞬间露出了一个恰到好处的微笑,说:“闫先生,你是不是太没有时间观念了?”

男人拉开了椅子坐在了她的对面,闲适的靠着椅背,顺手点燃了一支烟,声线低沉,言简意赅的问了一句“什么事?”

青灰色的烟雾后,深刻的五官棱角分明,神情中有种淡然的桀骜。江时婉看着他,一时忘记了准备好的开场白。

安城言家长子闫文林,不仅是个头衔而已,沉稳溃烫的眼神下,隐藏着多深的城府她也曾有过浅薄的领略。

江时婉定了定神,还是将自己的手机递给他,然后说道:“考虑到闫先生贵人多忘事,我准备了一个东西。”

闫文林看了她一眼,喜怒难辨。

伸手接过手机,里面渐渐传来了“不和谐”的声音。

闫文林面色如常的看完了视频,将手机搁在一边,手搁在椅子的扶手上,指尖漫不经心的敲度着,他只是用眼神示意她可以说话了。

江时婉微微一笑,说道:“闫先生,请和我结婚!”

江时婉见他抽烟的动作顿了一下,随后捻灭了还剩一半的香烟,似乎是没依旧想到她会提这个要求,以为她顶多是要钱而已。

闫文林似笑非笑的问道:“威胁我?”

江时婉被他那皮笑肉不笑后刺目的冷溃震了震,随后淡然自若的点头说道:“就看闫先生接受不接受威胁了。”

闫文林波澜不惊的问:“你那天跟我上床就是为了拍这么个东西?”

闫文林所说的那天,正是三天前的那个晚上。

一场私人聚会,炽烈的男女,一点就燃,醉酒,开房,一切看起来都那么的水到渠成。只是没人知道,闫文林是酒后乱性,而她江时婉,却是孤注一投!

江时婉气质本是柔美娴静的,此时看起来有点故作风情,偏又没什么违和感。

“闫先生您想要听真话还是假话呢?”江时婉说。

“说你想说的!”闫文林说。

江时婉在他脸上找不到被人拿着床上视频威胁的愤怒,说:“假话是,闫先生我爱慕你很多年,好想与你共赴巫山后嫁给你,顺便录了个视频当做纪念。真话是我确实是为了拍这个而跟你上床。但是这两者的目的相同,请你和我结婚。”

“我若是不娶呢?”闫文林反问。面色陈冷,眼底又仿佛噙了抹要笑不笑的味道。

江时婉一愣,眼神落在了手机上,幽幽道:“闫先生,你应该知道我把这个视频公布出去的后果。闫家的水那么的深,被人拿着这件事儿做文章,你的地位恐怕是岌岌可危了!”

“你了解的还挺多。”闫文林说。

“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江时婉答到。

“准备?”闫文林轻咬着这两个字眼,轻嗤了一声儿,半眯着眼睛打量这她,语调低沉的说道:“你这种女人,说好听点,叫有心机,说难听点,叫愚蠢。”

闫文林探身拿起酒杯,淡淡的问道:“没下药吧?”

放在腿上的手握成了拳,江时婉依旧抿唇笑着,学他那副无所谓般的靠在椅背上,说:“尽管喝,再严重也不过是扒光你闫大少拍第二个视频。”

他抿了一口,似乎不合口味,眉头微拧。

闫文林拿起手机晃了晃说道:“其实你这种女人我也见过不少,想要什么直接跟我说,或许我会爽快答应。背着我玩阴的,还是这么不入流的手段,只会让人觉得段数低级且让人反感。”

江时婉看了看窗外,沉默了几秒,复而笑道:“哦,那抛开视频不说,我让你跟我结婚,你会吗?”

闫文林:“不会。”

江时婉:“那不就没什么可说的了。”

半天四目相对,谁也没说话。

闫文林突然拿起她的手机,江时婉以为他要删掉视频,说道:“你删掉也没用,我有备份。”

“谁说我要删掉?”闫文林说:“既然你喜欢,让你留着欣赏岂不是更好?”

江时婉蓦然的脸色一红,见他将手机立在了一边,然后朝她招了手,示意她过去。

闫文林见她不动,稍微较重了语气,说道:“你不是想要我跟你结婚吗?”

江时婉站起身来走到他身边。

忽然他一伸手,江时婉还没反应过来,惊呼的便坐在了他的腿上,腰肢被一只大手困住。他的脸近在咫尺,鼻尖就在她一厘米之外,萦萦绕绕,就像是荷尔蒙膨胀时的蛊惑。

“放开!”江时婉紧紧抿着唇,不让自己露怯。

“这就怕了?”闫文林轻轻的捏住了她的下颚。

“怎么?明明是你捏着筹码来威胁我,怎么好像变成受了我欺负一样?”闫文林低声儿一笑,说道:“你这没有丝毫气势的威胁,倒不如你撒娇求我,或许我心情好,就答应你了。”

江时婉皱着眉说道:“是吗?可是我更喜欢掌控主导权。”

“你所谓的主导权就是不堪一击?”闫文林看了一眼被紧紧困住又无可奈何的她,笑着说:“不如这样,就在这里,咱们再拍个视频,你手里又多了个筹码,更加划算,嗯?”

江时婉一怔,看向立在一边的手机,原来他是开了录像。

他以为她在试探吗?

江时婉笑了,伸手圈了他的脖子。“闫先生,我虽然比不得你手腕强硬,可你是不是真的觉得我跟你说笑的?”

只觉得她这般模样似曾相识。

就在那天酒店的房门外,她挂在他身上,一点点的啄着他的唇,眼波流转,声韵娇软,还真辨不出真假。

挺能耐的?一会儿一副面孔!

闫文林沉沉盯着她的脸,声线冷冽:“认真的?”

江时婉说:“答应吧。其实我也不是很情愿把这种东西公之于众的。”

闫文林双手都松开了她,蓦然,江时婉便听见他的声音从头顶处传来“我当然不介意,但是你确定你能承担后果?”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