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全文)《爆宠傻妻:摄政王爷冷且撩》乔溪月傅如年章节目录精彩阅读

时间:2020-06-24 15:01

爆宠傻妻:摄政王爷冷且撩
作者:小钰不啄
主角:

  • 爆宠傻妻:摄政王爷冷且撩 介绍

第一十九章定心丸

一听这话,蓉妈妈汗毛顿时竖起来,然后急忙转身,“王爷,女婢来了有三十个年头了。”

“那时候,你还没有生下来。”

得到答案,傅如年的面色冷寂起来,然后呵斥一句,“既然来了这么久。”

“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

“你心里没个分寸么!”

扑通——

蓉妈妈猛地跪在地上,然后急忙认错,“王爷饶命,奴婢再也不敢了。”

“再也不敢了。”

见状,傅如年扬扬长袖,“去忙你的。”

得到宽恕,蓉妈妈立马从地上拾起身子,然后迈着脚步,朝自己管理的地方匆匆走去。

暗处,她咬牙切齿,“是时候通知长公主,让她来主持大局。”

寝室。

傅如年蹲在床头,看着一脸稚嫩的乔溪月,“王妃,如果取消土地税收,你觉得怎么样!”

当然,他的话仿佛丢在大海里,没有得到任何答复。

“夫君~抱抱~”乔溪月光着脚丫子,穿着一件紫萝波衫扑到他的怀里,然后嘻嘻一笑,“夫君~亲亲~”

说着,她撅起樱桃小嘴,直径朝他的脸上摁去。

突如其来的举动,反倒让傅如年下意识的拂袖挥拳。

眨眼之间,就看见娇小的乔溪月如一只毛毛虫般,躺在软塌上蠕动,嘴里还不忘故作处哭啼,“嘤嘤嘤~夫君打人了~”

见状,傅如年一脸黑线。

少顷,他猛然发现,她的眸子仿佛包含着星辰大海,此刻正拽着他的神经,让他不住的凑到跟前。

此刻,他眼里的乔溪月仿佛瞬间长大般,然后正对他抛着粉黛媚眼,“夫君~来玩呀~”

其动作摇曳多姿,似是一条蜈黛在他身上缠绕般。

直到他伸手朝她脸上摸去时,这次发觉自己出现了幻觉。

紧接着,乔溪月喃喃一句,“夫君~哄我睡觉~”

不料,傅如年大手一挥,就将其拎起来,然后喃喃自语道:“本王好歹也是摄政王爷,娶你过门,是不是有点亏?”

说着,他眉脚一挑,然后鼻腔中哼出一道凌厉。

方才,他清晰看到乔溪月玛瑙般黝黑的眸子里,分明闪过一丝狡黠。

瞬间,他的脑海中浮现出昨日她和家丁争斗的画面。

“呵。”他一把将其揽在怀里,然后少有的朝乔溪月毛茸茸的小脸颊上摁下两瓣薄唇。

只嗅到一股厚重气息,乔溪月脆弱的小心脏顿时就提高了几个频率。

紧接着,她娇小的小身板开始扭动起来,故作出楚楚的模样,“夫君,哄我睡觉~”

臭不要脸,这不是在占本姑娘的便宜么!

好歹你也是王爷,请你自重!OK?

“呵~”傅如年嘴角一翘,鹰隼的眸子射出冷箭,紧紧的盯着不断蠕动的乔溪月,“本王~这不是在哄你吗~”

看你能伪装到几时。

话落,他关节发明的手指,顺着她一马平川的腹部,如一条巨蟒开始缓缓移动起来。

“夫君~”乔溪月嘟囔起小嘴巴,一脸动人,“我要~”

一听这话,傅如年浑身一颤,犹如被电流击穿身体一般,鸡皮疙瘩随之而起。

就在这时,门外忽的传来小盒子尖声细嗓的声线,“王爷~上府都尉华加州、翰林书院潘十仁,下州刺史江崇明觐见。”

闻声,傅如年冷峻的面孔上溢出不耐烦。

这三人,终究还是来了。

“夫君~”乔溪月迷离又汪汪的大眼,再次露出楚楚,“哄我~”

说话间,她从长袖中摸出一粒荔枝,递到傅如年唇角,“荔枝,甜,你吃~”

听到这话,傅如年只觉得心里一暖。

宣思房。

傅如年和白子中坐在黄色龙袍软塌上。

“王爷,此事定当从长计议。”华加州一脸严肃,弯身再次提议道:“王妃娘娘心智尚小,若是被外人知晓,岂不是损了天朝的脸面?”

乔溪月智力低下的问题,已经在百官内传开。

今天,以潘十仁为首的三人小组上堂专门来进行此番事情。

话落,一旁的江崇明也附和道:“王爷,江大人所言不假,还往望三思......”

闻声,傅如年冷然一笑,然后一字一句吐的极其清楚,“当初给本王提议迎娶京都第一才女。”

“是你们三人吧”

说着,他抬起鹰隼的眸子,凌厉的目光顿时让宣思房铺上一层寒意。

“这......”

顿时,面前的三人开始语塞起来。

少顷,潘十仁打破沉寂,“王爷,如果你偏好新王妃娘娘,可以让其做嫔......”

可惜,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傅如年的眸子里伸出戾气,“潘十仁,今天你是专门来教我怎么做事的么!”

“抛开本王的私事,本王问你。”

“翰林书院的失责之处,你准备好说辞了么!”

“还是说,要等本王要亲自召见你!!!”

闻声,潘十仁身子一颤,后背一颤一层冷汗,急忙解释道:“王爷~老臣有自知之明,会在替王爷彻底分忧后,辞官孝母。”

一番简单的说辞,瞬间将他塑造成了忠臣孝子。

“潘大人严重了。”白子中忽的开口,嘻嘻哈哈的面孔此刻自然多出多出一份威严,“要辞官,还得是别人。”

“再说,古典成册的事情,也不能全部怪罪你。”

听到这话,潘十仁嘴角勾起弧度,然后身子微微一躬,似是所言在理。

不料,就在这时,一个奶声奶气的声线冒了出来,“夫君~我要画画~”

说着,她凝雪的手指递出一张黄色信封,“夫君~”

还堂堂王爷,拿这几个小老头居然束手无策,还得本姑娘亲自上场。

呼呼~

可惜,让她大跌眼镜的是,傅如年起身就将其扔出宣思房,然后脸上布满一层铁青。

似是世界都和他有仇般。

见状,白子中欲哭无泪,但也只能压着嗓音喃喃一句,“老年,那可是你的老婆啊~”

“闭嘴。”

傅如年冷沉的眸子,再次落在面前的三个人身上,“那我问你们三个!”

“如果土地免收税务......”

说着,他故意语气一顿,然后细细打量着面前的人,“你们是什么意见!”

“不可!”

“不可!”

“不可!”

三个头顶乌纱帽的老家伙,回答的出奇一致,否决的异口同声。

“哼~”傅如年只是无奈一笑,然后嘴角微微一动,却猛然看到乔溪月蠕动着身子,从门外爬了进来。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