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福娇妃还太小,得宠着!-虞姝顾烨寒(完整阅读)

时间:2020-06-24 18:00

万福娇妃还太小,得宠着!
作者:半猫
主角:虞姝,顾烨寒

  • 万福娇妃还太小,得宠着! 介绍

主角虞姝顾烨寒小说《万福娇妃还太小,得宠着!》是作者半猫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全文讲述了三日前,圣上亲下婚书,将虞相家庶幺女虞姝赐予奉亲王为妃,今日昭告天下。若是别的王爷定亲,人们只当茶余饭后的谈资闲话,说道说道也就罢了。可奉亲王却是个威名千里的人物。十二岁随兄出征,十三岁挂帅击溃胡疆,十四岁被封亲王,万民道贺,天下同喜。可在十五这一年,奉亲王于战场上残了双腿。正是意气风发的年纪,却如风雨中摇曳的残烛,早早地泯没了锋芒。如此传奇之人,都城百姓都想瞧瞧与他定亲的五姑娘是何许人也,而后,当五姑娘只有五岁的事情传来,顿时轰动整个京城。

虞姝顾烨寒小说精彩章节试读

林淮端着汤药进来时,瞧见的是一副又温馨又怪异的场景。虞姝小小的身子窝在顾烨寒怀中,如一只白滚滚的小兔子,颤巍巍地。顾烨寒神情少有的茫然,在这一刻竟是露出少年的惊慌与无措。他的手臂僵在半空,不知该放在何处。

被姑娘扑,他还是头一遭。

林淮伺候在顾烨寒身边也有一年,顾烨寒似不染凡尘的谪仙,处事不惊,难在他那张寒潭似的容颜上看出任何神情。唯有这一刻,他才像个凡人。

“你要哭到什么时候?”顾烨寒眉蹙得很深。

虞姝哭得一抽一抽地,在他怀里蹭了蹭。顾烨寒顾烨寒薄唇紧抿已是忍耐到极致,拧着她的衣襟提起来丢回床榻。他低头看着自己的胸膛,衣裳被小丫头糊满了泪渍。

有洁癖的奉亲王眼底生起杀意,却又在对上虞姝那双湿漉漉的眸子后收敛下:“以后不许再碰本王。”

虞姝委屈地扁着嘴,鼻头与眼都红彤彤地:“王爷......王爷说我可以哭的......”

“本王从未说过你可以在本王怀里哭。”顾烨寒道。他现在只想换衣。

虞姝更委屈了,一抽一抽地抹去眼泪:“王爷,我......我想你了。”

李嬷嬷瞧着二人相处,不由地露出姨母笑意。顾烨寒听得动容,面上却不露声色:“被欺负了为何又不反抗了?”

“我......我反抗了!”虞姝急忙道,生怕被王爷嫌弃她的软弱。

“你如何反抗了?”还不是落入水中酣睡了两日。虞姝哽了哽:“我......我咬她了!狠狠咬的!”她张着嘴,做出咬人的模样,小小的嫩牙瞧去没有任何杀伤力。

顾烨寒:“......”

“王爷,五姑娘该喝药了。”林淮不忍心破坏这温馨的氛围,却也怕药凉了,思来想去还是打破二人的谈话。李嬷嬷端过汤药,喂向虞姝:“姐儿,先把药喝了。”

虞姝的小鼻子嗅了嗅,闻到一股子的苦味。她捂着嘴,小声小气地问:“可不可以不喝?”她最怕苦了。

“这是王爷府上的大夫开的药方子,姐儿吃了好得才快。”李嬷嬷哄道。虞姝的皱起鼻子,向后退了退。顾烨寒甚少瞧见她娇憨不听话,冷不丁地威胁:“不喝,本王就走了。”

虞姝听此话,慌忙张着嘴,一口咽下勺子中的苦药。她顿时苦得面色发青,却又不敢道个苦字,眸子小心翼翼地偷瞄顾烨寒。李嬷嬷喂得顺畅,不过片刻,碗底便空了。她递上糖糕给虞姝,虞姝嚼着糖糕,红着眼望着顾烨寒,含糊不清地道:“王爷,我......我喝完了。”

“嗯。”顾烨寒道。

虞姝失落地垂下头。林淮笑着道:“王爷,五姑娘等着你去表扬她呢。”顾烨寒轻哼一声:“喝药有什么可表扬的?”

林淮:“......”真是不懂少女心啊!

虞姝的嘴角溢出一口抽噎声,手里的糖糕还剩一半,却如何也吃不下。顾烨寒烦躁地轻“啧”一声,抬手抚向她的头:“真听话。”

他此话说得僵硬又别扭。一个杀戮四方的男人要学得温柔,是门学问。但虞姝听得却心怀喜悦,眼中快闪出星星来。

“王爷,咱们是不是该回了?”左倾在此时试探着问。王爷一早就来看望虞姝,晌午后魏朝的使者要上府拜见,王爷还有一堆的公务要处理,若再耽误时辰,不知要忙到多久。

虞姝一听王爷要走,心又倏地落下。李嬷嬷说过,王爷是个大英雄,既然是英雄,每天自然有许多许多的事情要忙,她虽不舍,但不能不懂事。

“王爷,我病已经好了,你快回去吧。”她小声嘟囔道。顾烨寒眯起眼,她嘴上虽如此说,可那眉头都快皱一块儿了,小嘴也嘟得鼓鼓地,眼角的泪珠子又掉了出来。

真是口不对心。

“后日本王休沐五日,你可愿陪本王去府外游玩?”他问。

左倾不可思议地抬头,王爷每年都要去私府的温泉养伤,那是一处隐蔽的地儿,七王爷每年都吵着要一同前去王爷也不曾带过,今日怎么轻易地许诺带上虞姝了?

“真的么?”虞姝来了精神,巴巴地望着顾烨寒。

顾烨寒点头:“嗯。”

“我......我一定会乖乖喝药的!”虞姝举着四指,信誓旦旦地发誓道。

顾烨寒嘴角微扬。待三人出了别院,左倾坐不住了:“王爷,您为何要带上五姑娘,您去那儿可是有重要事要做的。五姑娘能做什么......”

“五姑娘乖巧可人,陪着王爷不甚好?”林淮道。左倾就是个练武练傻的呆子,王爷对虞五姑娘是不同的,虞五姑娘如此依赖王爷,说不定日后能暖了王爷的心。

“可......”左倾挠挠头,只觉烦躁。

顾烨寒无视他的不满,开口:“去通知虞相此事。”左倾咽下一口闷气,颔首领命:“是。”

林淮推着顾烨寒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二人路过园子时,一柄风筝正好落在身前。一道亮丽的身影翩翩而来,顾烨寒眉头深锁,认出正冲他讨好笑着的虞韵,他推着轮椅,自风筝上压了过去。

虞韵请安的话噎在喉咙口,低头看向已碎烂不堪的风筝。她咬着唇,愣在原地不敢动弹。林淮叹息着摇摇头,王爷身边不是任何小姑娘都可以靠近的。

虞姝恢复得不错,第二日又活泼乱跳地下地活动。虞城修来看望她,送了不少补品来。虞姝有些受宠若惊,父亲还是头一遭来她的院子,以前都把她当做透明人看待。

虞城修上下端详虞姝三分,只觉她太过素净。如今她是奉亲王跟前的红人,他也不能再像以前那般亏待,若是再任凭张蓉苛待虞姝,下一次奉亲王不知又会如何惩治他们府。

他唤来林管事给虞姝量身置衣,对她好一阵的嘘寒问暖,直到日暮将息才离开别院。父亲前脚刚走,后脚姨娘们一窝蜂地送礼关怀,虞姝的小院还是头一次如此热闹。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