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阅读)《永恒法则》夏炎陆琪小说全本在线阅读

时间:2020-06-27 15:02

永恒法则
作者:火焰上跳
主角:

  • 永恒法则 介绍

几位手持兵器的士兵,将夏炎的马车给围了起来,其中那首领,大声质问,还有一小队士兵朝着这边跑过来。

“怎么了,王远?”

夏炎掀开车帘,露出头来问道,却发现周围多了很多陌生士兵,正一脸警惕的看着他。

王远说道:“少爷……他们不让我们走……”

一位士兵将士喊道:“你们是何人,赶紧下车,不然我们对你不客气了。”

“你们服装为何这般奇怪,是从哪里来的?”

夏炎微微一笑,跳下马车,说道:“我们是从燕国来的商人,途中遭到了贼寇袭击,万幸保住了性命,才流落到此地。”

“你是商人?”

那将士满脸疑惑的望着夏炎,上下打量一番,见其穿着打扮,气度不凡,还是如此年轻秀气,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个商人。

尤其是在夏炎说道燕国二字的时候,他的脸上明显有了一丝警惕之意。

夏炎说道:“我是从小掌管家族企业,贩卖一些布料而已。”

“是这样……”

那将士点了点头,见夏炎目光清澈,不由得信了三分,挥手令众人撤去了兵器。

夏炎想尽快到达青云宗,不想在路上耽搁。更何况此地已经是楚国疆域,绝对不能暴露出皇室的身份,万一惹来麻烦,耽误路程不说,被父皇发现行踪,那就麻烦了。

这楚国靠近青云宗,也不缺强者存在。在体内有一干宝物的情况下,能低调,就尽量低调着,夏炎可不想成为众矢之的。

“如果诸位没别的事,那我们先告辞了。”

可在夏炎刚准备启程时,旁边一位统领又将他拦住了,说道:“你们暂时还不能走。”

他转身同那将士低声商量了一会,只见那人不时的望着夏炎点点头。

“你们先在城中住几天,不能离开,我需要禀报上报统领之后,再做定夺。”

那将士走了过来说道。

夏炎觉得非常奇怪,问道:“莫非最近城中发生了什么大事?为何戒备如此森严?”

将夏炎拦住那人,没好气的说道:“你大夏出了一个了不起的皇子,名叫夏炎,这是真的吧?”

夏炎心中一愣,随即点了点头。

“以夏潇的帝王之才,已经能让燕国风调雨顺。若是再多个夏炎,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夏炎问道:“你是怕我燕国会开疆扩土,侵犯楚国?”

那人嗤之以鼻,说道:“我大楚力量强大,当然不怕,只是帝王爱民如子,怕百姓民不聊生而已。”

夏炎笑道:“我燕国帝王不会那样做的。”

“那可说不定,历来王朝如贼寇,总会有冠冕堂皇的借口。”

夏炎听到这有些侮辱的话,心里微微不快,问道:“你的意思是,我燕国是一群土匪?”

“虽然我不想承认,但事实就是这样……”

夏炎顿时皱起了眉头,语气逐渐冰冷,问道:“你凭什么这样说?”

这家伙从来护短,对于一切不利于皇室和亲人的话语,他听不得,难以控制情绪。

王远见夏炎情绪不对,赶紧拉了拉他,说道:“少爷,天色不早了,我们还是先准备……”

夏炎这才意识到自己失态,赶紧屏息凝神,将气息稳定下来。

“不都说商人不知亡国恨么?这人真是奇怪。”

直到马车远去的时候,夏炎仍旧能听到将士们的低语,心中升起一阵苦笑。

都说修士看淡红尘,一心修仙。可即便修炼到命泉境界,夏炎仍旧被凡人之事所动摇道心,这令他十分无奈,不知是对还是错。

“还是修为不够啊。”

傍晚时分,夏炎二人随便找了一间小客栈住下。几日来风餐露宿,令二人神色略显疲惫,吃起饭菜来甚是香甜,狼吞虎咽,不多久便将几碟菜肉吃的干净。

夏炎含糊不清的喊道:“老伯,您还有没有饭菜,我这兄弟没吃饱。”

王远抬起头,不满的看了夏炎一眼,小声嘟囔着:“明明是你没吃饱。”

老人笑呵呵的说道:“有,肯定管饱。”

小客栈内只有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衣服上贴着好几块补丁,看状日子过得并不是很好。

周围桌椅也是有些年头了,被擦的发亮,倒也是干净。

不多时,老人笑呵呵的又端上来几碟饭菜,然后独自一人在灯下来回擦拭着桌椅。

“老伯,这里怎么就您自己,您的孩子呢?”

夏炎看老人头发花白,年纪怎么也得七十多岁,忍不住问他。

“早年就去世了……”

老人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继续擦拭着桌椅,浑浊的眼睛里那痛苦的光芒一闪而过。

“对不起了老伯……”

夏炎略带歉意的说道。

老人转过头来一笑,说道:“没什么的,都过去三四年的事了,您二位不要见怪才是。”

虽然这样说,夏炎还是从他语气中听到了浓浓的悲痛情绪,本来该享受天伦之乐的年纪,却突然失去了孩子,到头来自己一人孤零零的生活着,这种疼痛实在叫人可怜。

夏炎和王远二人相顾无言,感觉也没了什么胃口,想要多给老人一些钱,打算离开这里。

“老伯,我们吃饱了,您早点休息吧。”

说着,夏炎便向怀里摸去,可是却变得尴尬起来,多日来,他盘缠早已经用光,也没有什么贵重的物品,竟然难以付账。

夏炎看向王远,王远也是一咧嘴,双手空空如也。

老人似乎看出了夏炎的窘迫,问道:“小哥可是忘了带钱?不要紧的,下次来再补上就可以了。”

夏炎真是又尴尬又惭愧,本来还想多给一些钱财的。

“这个……我们不是没带钱,而是盘缠用光了……”

老人顿时一愣,随即笑道:“人生在世,谁都有困难的时候,能帮一把就帮一把,不碍事的,小哥你不用太自责。”

一听这话,夏炎更觉得惭愧了,脸色发烫,身为大夏三皇子,竟然在楚国白吃白喝,而且对象还是一位古稀老人。

“不,不,不能这样,您日子过得已经很清苦,我怎么还能白吃白喝呢,您看这样好吧,我们留在这几天,帮您打打下手。”

“少爷……您……”

王远听到这话,觉得自己倒是没问题,可想到夏炎高贵的身份,便觉得有些不妥。

老人摇了摇头,笑道:“小哥真的不用这样,一顿饭而已。我看的出来,您和那些流氓坏人不一样。日后若是有缘经过,再补上就是了。”

老人日子虽然过得清苦,但品格却让夏炎十分敬佩。

“老伯,难道您这里经常来坏人么?”

夏炎问道。

老人叹了一口气,没有多说话。

“这城中不是有很多士兵吗?难道他们不管?”

夏炎问道。

老人苦涩的说道:“士兵只是一些凡人,哪里敢管仙人的事。”

“仙人?”

夏炎非常意外。

“我看两位小哥的穿着,应该不是本地人吧。”

夏炎点了点头,说道:“我是燕国的商人。”

“是这样……”

老人坐下来,同夏炎交谈。

此地相距青云宗外围不过百里,而青云宗外围弟子,多是一些心术不正,用来看守山门,或者看守药田的人。平日里借着自己的身份,耀武扬威,从城中大摇大摆,不把凡人看在眼里。

老人的儿子,就是在一次同他们争执中,被拎到山上,扔下了深渊摔死。后来老伴因为儿子去世,转年也在抑郁中去世,徒留可怜的老人一人孤零零的生活着。

那些弟子仰仗自己的身份,横行霸道,根本有恃无恐。

“这简直太可恶了,就没有人来惩治他们吗?”

夏炎觉得很气愤,仙门应该是一片净土,尤其是青云宗这样的庞然大物,怎么还存在这样的事情。

“小哥以后见到他们,还是要远远躲开才是,他们简直没有人性。”

老人叹了一口气。

见到老人这样,夏炎更觉得应该留下来帮衬一下老人,至少在前往青云宗的这几天内,可以守护他。

虽然只是一饭之恩,但夏炎对这老人的身世十分怜悯,他自幼渴望亲情,他能明白那种痛苦。如果有机会,夏炎绝对会杀了那人,替老人出口恶气!

“老伯,我们身无分文,也无法再寻找客栈。您就让我们住几天吧,顺便也能解决我们的住宿。”

老人拗不过夏炎,点了点头,道:“那……那好吧。”

最终,老人答应下来,在后院收拾出了一间厢房,环境不算太好,但收拾的很干净,让二人暂时住宿。

二人服装太显眼,老人又找了两件儿子生前的衣服,给他们换上,才独自一人收拾碗筷,准备打烊。

夜里,夏炎怎么也睡不着,就连一向睡眠质量良好的王远,也是翻来覆去难眠。

“王远,修仙者,不是应该心如止水,不被凡尘之事烦扰么?为何我一直静不下来?”

王远摇了摇头,说道:“我不知道。”

夏炎内视丹田,开始打坐调息。那页金纸静静的躺在苦海中,一动不动。其上文字,光芒璀璨,只要运目一看,便会有神华冲射而出,刺痛双目,难以观察。

仙门非净土,一切有人的地方,就会有恩怨,有恩怨的地方,就会有仇杀。

“我做的没有错!”

后半夜时,夏炎睁开双目,体内苦海奔涌不休。好似想清楚了什么,眼球中烈火燃烧,浑身修为竟然开始慢慢增长起来。

“修仙者,固然要内心平静。可若是连善恶都无动于衷,那还有谁来维护人间大道!”

此刻,夏炎坚信自己的所作所为是正确的,甚至,他要杀人也是正确的!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