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阅读)《郑医生别来无恙》小说全本精彩阅读 姜欣郑嘉麒小说阅读

时间:2020-06-28 12:04

郑医生别来无恙
作者:什锦炒饭
主角:

  • 郑医生别来无恙 介绍

醉酒的下场就是第二天头疼的要死。

姜欣睁开眼摸索着起床往卫生间走,她手一直不停地按压着太阳穴,刚到门口,隔壁卧室传来开门的声音,梅林睡眼惺忪的打着哈欠,沙哑着嗓子道:“祖宗,快点,我急。”

她迈开腿就要去抢厕所,姜欣连忙拉开卫生间门,关上。

“祖宗,大还是小?”门外梅林着急的喊着,跺脚声一阵阵传到姜欣耳膜,头更疼了,她虚弱的扶额:“你家不是两个卫生间吗?”

梅林着急加快了跺脚速度,“那是你家!”必须要压榨姜欣给自己挣钱换两个卫生间的房子。

很快卫生间门打开,姜欣还对着镜子看自己,梅林一把将姜欣推出去,“我膀胱涨破了!”

“你昨晚喝醉了,还能把房间收拾出来?”姜欣看着一层不染的客厅,她接了三杯水放在茶几上,接着按压太阳穴。

梅林解决完问题,一边刷牙一边想着待会怎么跟姜欣说她喝醉之后的事情。

“骆嘉麟呢?”姜欣淡淡的开口,梅林吓得吞了一口牙膏泡沫。她迅速刷好牙,规规矩矩的坐到姜欣身边,满脸担心的瞧着姜欣,犹豫的道:“昨晚上接走了。”

姜欣若无其事的开口:“哦,”手指摩擦着玻璃水杯,垂眸看着杯中洁白透明的水“当时我在干嘛?”

在干嘛?在抱着她家马桶边吐边哭,嘴里骂骂咧咧的喊着“郑嘉麒,王八蛋。”

“老子喜欢你,是你的荣幸。你居然惦记你的小青梅。”

“骆嘉麟,要啥没啥的,哪有我身材好。”

当时郑医生刚进门,身上还有一股医院消毒水的味道,迎面就听到姜欣抱着马桶骂他,他神色不变依旧是挂着温和的笑,走到卫生间将姜欣扶到客厅,姜欣死死搂住梅林家马桶,哭的满脸眼泪鼻涕,“谁***拉我,我要抱郑嘉麒!”

梅林没喝多少酒,脑子还清醒。她连忙跑过去搬开姜欣抱她家马桶的手,平时姜欣弱不禁风一脸拒人千里的样子,喝断片比谁都聒噪力气还特别大。

“你们干什么?”

“郑嘉麒是我的!”好不容易搬开的手,又搂住了马桶,还用脸蹭着马桶,表情温柔痴迷对着马桶,两片饱满的唇眼见就要亲到马桶。郑医生腾出一只手,手掌贴在姜欣唇上。

姜欣来回啄了几口,满足的把脸放在他手心“美味啊。”郑医生眼睛染上笑意终于将姜欣抱出卫生间。

“郑嘉麒,你为什么不喜欢我呢?”姜欣醉眼朦胧盯着抱着她的男人,细弱的手臂轻轻抬起,纤长的手抚上痴迷了十年的脸,“我现在二十五了,是大人了。”

男人脚步轻缓往卧室走去,梅林默默跟在身后注意到郑医生耳朵通红,她震惊的停下脚步,识趣的坐到沙发上照顾还在麻木喝酒的骆嘉麟。

“我遇到过那么多的帅气的男演员,怎么就一头死在你身上呢?”姜欣醉的完全没有意识,心里想的什么,嘴上就说了出来,“你整个人冷冷冰冰的,不,是对我冷冷冰冰的。”

“以前的时候啊,我想啊,要不要毕业后给你弄点狠东西,圆满一下我自己。”

“你太无情了!”

“骆嘉麟,要啥没啥,别跟她了。姐,有钱,还有身材。”

“我跟你说哦,我喜欢一个叫郑嘉麒的男孩很久了。”姜欣神秘的凑到郑嘉麒耳边,“喜欢的,这七年都想他。”

郑嘉麒看着怀里的人,眉目温和,他清澈的嗓音说着:“那么,为什么不找他?”

“我是女孩子啊。他说要矜持。”姜欣摇摇头,一副你不懂的表情,“而且,他有喜欢的女孩子,那女孩太优秀了。我打不过她。”

郑嘉麒将她轻轻放在床上,姜欣伸手抓紧郑嘉麒手,“你别走,我有一个xiǎomì密。”郑嘉麒对上她害羞的眼神,好笑又好奇道:“什么事情?”

“当年举报郑嘉麒和骆嘉麟早恋的人是我!”

“嘿嘿,谁知道连累了林森。”

“哎呀,那个时候我就是傻,应该说自己和郑嘉麒早恋的。”

“我跟你说,我还有一个xiǎomì密。”

郑嘉麒手放在她额头上,宠溺的眼神静静听着。

“我特别喜欢他眼角的泪痣。”姜欣跌跌撞撞的撑着郑嘉麒的手趴坐在在床上,分享秘密的心情越来越不受大脑控制。

喝断片的人第二天能想起自己的事情吗?

“我是不是长得很美?”

“我这么一朵娇艳欲滴的玫瑰花,怎么就比不过白莲花呢?”

“哦,不对……她是天山雪莲。”

“刚刚她打电话,我都听到了!心好痛啊!”姜欣曲腿坐在床上,头深深埋在膝盖,卑微可怜的声音说着:“也不能怪他,是我喜欢他。”

郑嘉麒温柔的捧着姜欣的脸,深邃深情的眼神一字一句说着:“那时候小,给不了未来,就不能轻易承诺。”

“你美得太耀眼,我害怕你只是一时兴起。”

姜欣迷瞪着双眼,痴痴笑着:“哇,我梦到你了。”郑嘉麒轻轻在姜欣额头落下一吻,无奈的给她披上凉被,站在床边静静听着醉鬼说醉话。

“我收到过一张纸条,特别喜欢。”

“上面写着‘我喜欢你,不是一定要和你在一起,只是想告诉你,你是一个被人喜欢着的女孩’……”姜欣平静如水的说着,因为哭过,眼睛闪着泪光。

“我是谁呀!大美女,可能没人喜欢吗?只是喜欢的人不喜欢。”

“骆嘉麟她有什么好,她没胸没……”嘴被郑嘉麒手捂住,又是那句。

以前怎么没发现她这么虎?

手心里传来刺痛,姜欣不满的张口咬着他手心,嘴里嘀嘀咕咕着“咬死那个瞎子。”

“郑嘉麒不喜欢骆嘉麟。”他缓缓开口,温和柔软的眼神看着咬自己的人,“骆嘉麟是郑嘉麒的婶婶。”

“他喜欢着姜欣,现在也喜欢着。他就是那个写纸条的人。”

梅林在客厅里一直关注着卧室的情况,他们家祖宗太美了,就怕郑医生趁人之危。

骆嘉麟又喝完了一瓶红酒,眼神使唤着梅林开酒。梅林装作没看见,起身往卧室走,这大半天的怎么一个动静都没有?

卧室里传来一阵叫喊“我要给婶婶请安。”姜欣三摇两晃的正步走出客厅,看到梅林,双腿一曲,“咚”跪下,“婶婶好!”

听到声响的骆嘉麟,偏头好奇的望着姜欣,遥遥一句“平身,跪安。”郑嘉麒扶起跪在梅林面前的人,抬头才发现自己的准婶婶还老神在在的开红酒。

“骆嘉麟,你刚说什么?”

骆嘉麟垂头想了想,“小子!我是你婶婶!”看来她也醉了。

梅林心惊胆战的哄好姜欣入睡,郑嘉麒将客厅收拾好,正提着骆嘉麟出门,他盯着卧室,温和道:“明天小心头疼,我拿了药放在茶几抽屉。”梅林脑袋短路的点点头:“郑医生放心吧,我没喝多少,不会头疼的。”

在郑医生看智障的眼神中,梅林关上门,睡觉。信息量太大了,要消化消化。

“哦,你当时都关了门睡了。”梅林实在不知道怎么开口,只能一句,他来的时候你睡了搪塞过去。

姜欣皱着眉头,细细回想。

她昨天梦到郑嘉麒了,骂了他咬了他。

口感很好。

梅林拿出茶几上的药冲了一杯放在姜欣面前,“喝了它,头痛缓解一下。”

姜欣接过一口喝下,她揶揄的盯着梅林:“呦,这么细心。茶几里还有大白兔。”

刚刚梅林拿药的时候,她看到了安静躺在一旁的大白兔,急忙剥了一颗放进嘴里“表扬你。”

该表扬的不是我,是郑医生!梅林不想在姜欣身上添堵,依旧选择缄默。

七年的时光太悠长,她不确定自己说出,郑嘉麒和骆嘉麟的关系,姜欣会怎样。

梗在心里七年的结哪是从别人口里就能解开,就能消散的。这些事,还是要郑医生在姜欣清醒的时候说出来。

梅林也有私心,姜欣现在事业上升期,万一头昏为了爱情隐退。她还换不换大房子了?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