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阅读)《我老公没人敢抢》小说全本在线阅读 《我老公没人敢抢》最新章节列表

时间:2020-06-28 15:14

我老公没人敢抢
作者:秋子莺
主角:

  • 我老公没人敢抢 介绍

面对自己儿子对自己说出这么大逆不道的话,瞿老先生还是强忍着怒气摇了摇头,觉得这一切都没事,缓和了一下心中的愤怒之后,还是心平气和地说:“我和你妈都相信你有能力让安南过好日子,但是这是我们的一片心意。”

“这片心意我们心领了,但是我觉得她不需要收你这么贵重的礼物,我会给她添办这些东西的,就是希望妈以后出去打麻将shopping的时候能够带着安南,让她早点适应以后的生活。”

推开自己面前的碗筷,瞿致远站起身,拉着韩安南就往外走,就好像是身后此时正在被恶鬼追着一样,跑的非常快。

这跟平时无论什么时候都是一副十分淡定的样子的瞿致远完全不一样,平时从容淡定的样子在这个时候不复存在,反而像是一个冲动的毛头小子一样,拽着韩安南很快消失在了瞿老先生和瞿老夫人的面前。

而看着瞿致远不由分说转身就跑的样子,瞿老先生一边生气一边痛恨自己当初为什么生下了这个不孝子,完全就是来气他的。哼,当初要是知道这个孽子是这副德行,他肯定直接把这个该死的小子塞回他妈的肚子里面重造!

他明明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希望这个小子能够和和美美的归过一辈子,当初的那个丫头也确实并非良人,但是这个臭小子他怎么就不明白呢……

作为有孩子的人,他一向虽然冷冰冰的像是块石头,但到底对自己的孩子内心还是存在着关心的。只不过发现这种方式是不对的的时候已经晚了,父子两个人之间的关系早就无法挽回了。

虽然韩安南的身份让他不是很满意,但是至少比之前那个好,他也表示承认这个儿媳妇了,就是不知道这个小子这个时候心里面又在想什么。

目送着两个孩子饭都没有吃完就这么走了,瞿老夫人也觉得这件事情可惜了,孩子好不容易回来一次,就这么走了,还不知道以后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一起吃饭。

不过听瞿致远刚刚那话,瞿老夫人觉得自己应该很快就有机会再和韩安南相处,但现在看老头子这个情绪……到底是他们两个人的儿子,不可能让父子两个人成仇吧。但是千尺寒冰非一日之寒,这件事情总要慢慢的解决才是。

瞿老夫人安慰的拍了拍自己老头子的肩膀,想让人别那么介意:“你们父子两个一直都不对付,这么多年了,你还能指望一下子两个人之间的冰山就能融化啊,别生气了,真的气坏了身体怎么办,吃饭吧吃饭吧,不然菜都凉了。”

瞿老先生现在已经没心情吃饭了,只是随手把自己面前的饭菜一推,默不作声的就上楼去了。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只是守夜的佣人说那天晚上瞿老先生的书房一直亮着灯。

抱着蛋糕默默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韩安南乖乖的低着脑袋不吱声,尽量减少着自己的存在感,省的瞿致远最后还要冲她发火。

说实话,韩安南觉得自己是一个很自私的人,这件事情她不想知道也不想管,她也觉得最好是全部置身事外的好,省的到了最后她自己吃力不讨好。

而且他们现在充其量算是一个合作的关系,就算两个人真的是情侣,韩安南也绝对不会问瞿致远这件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就算瞿致远自己主动说这件事情,韩安南也不会仔细去听,这跟她没关系,早晚有一天她会离开瞿家离开瞿致远,所以她不想知道太多,也不想了解这些东西。

本以为两个人就会这么一路无言的回去,但很快韩安南就打破了这场寂寞的车行。

看着窗户外面并不熟悉的街道,韩安南皱眉,眼中充满了疑惑:“我们这是要去哪里?这根本就不是回去的路。你还有什么事情没有处理吗?”

瞿致远答道:“上次拍卖会上的葡萄石项链你不是没看上吗?明天要去参加婚礼,你身上好歹要有一点能够带得出去的东西,不要给我丢人。”

这么一想好像是有这回事。但是这个时候珠宝店应该已经关门了吧,还能有什么珠宝让人挑选?不过瞿致远都这么说了,她乖乖跟着就是了。

只是突然间,韩安南又想起一件事:“我们买完东西之后能不能去宠物店买东西?我买蛋糕回来的时候什么都没买,所以……”

斜着眼盯着韩安南,瞿致远忍住了自己想把人踹下车的冲动。

这个该死的丫头只要没事不惹出来点事情心里面大概就会不舒服。也不想想他能让她养这只狗就已经是莫大的宽容了,居然还得寸进尺,要让他陪她一起去买狗用的东西?

怎么没看韩安南这个女人对他有这么上心?不过他好像忘记了自己现在是在和狗相提并论。

但是什么样的主人就能够养出来什么样的狗。蛋糕可怜兮兮的盯着瞿致远,一只前爪还抓着瞿致远的胳膊,可怜巴巴的吐着舌头,好像是在求情的样子。

这一人一狗出现在他的生活里就是一个巨大的灾难。也不知道他刚刚为什么突然就答应韩安南可以收留这只狗了,完全就是自作自受,这两个家伙在他身边,把他的计划全部都打断了。

瞿致远拿他们没办法,又心硬不起来,只能点头答应:“行吧,不过等挑完首饰在过去。”

听见能给蛋糕买点东西了,韩安南自然是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下来,在她印象里以前买首饰就是看上了什么样的直接买,要不了几分钟。

但是到了现场之后,韩安南觉得后悔了。这根本不是什么随便挑一点好看的首饰,而是一个个慢慢挑,这要看到何年何月去啊。

瞿致远没带韩安南去什么什么老字号的专柜,而是来到瞿氏集团名下的珠宝店,让人拿了整个店里最贵的首饰的册子摆在韩安南的面前,让她慢慢挑,每一本都看一遍。

这些首饰里面有很多各种各样的风格,价格也是一个比一个要贵。韩安南确实每个册子上面都能够选出来一些好看的,只要她点一点这个首饰,旁边的经理就会记下来,然后一会给韩安南拿过来包好。

突然看见韩安南盯着一面一直不动,瞿致远好奇的瞄了一眼:“什么东西?你一直看着都没有翻页。”

韩安南笑了一声,把册子放在瞿致远腿上,坐在他旁边,一副有商有量的样子:“这时新出的产品,情侣手表呢,这价格还真不便宜,带一对回去吧,平时一起出去还能装个样子,比如,明天就能用。”

仔细看了几眼这个手表,瞿致远点了点头,觉得建议不错:“你有可以搭配的衣服吗?我希望别人看见的是一个美丽自信的瞿太太。”

她点了点头,一副十分自信的样子:“当然,不过我觉得一块表不够,还有这个情侣戒指,嗯……还有这个,这个项链,嗯……要不要再去买一些配套的衣服裙子之类的,更显恩爱呢。”

对于这种东西,瞿致远表示放纵:“你做决定就好。”

等到韩安南迅速挑好的这些东西,瞿致远只是又看了几眼之后,不知道往里面又添了一个什么东西,就点了点头,让旁边的经理把这些都包起来,他们等会来拿。

在旁边默默看着瞿致远霸气的样子,韩安南只是心中苦笑。他们两个现在只不过是住在一间屋子里面的租客,偏偏两个人出来之后还要装成一副十分恩爱的样子,就算两个人表面上都心照不宣的好好演戏,其实互相在心里肯定都充满了讽刺。

看着这些被打包的精致的礼盒,韩安南只是笑了一声,抱着瞿致远的手笑得像是一朵花一样:“谢谢瞿先生给买的首饰,就算三百六十五天每天都有聚会,估摸着这些首饰,都不能全部戴一遍。”

瞿致远完全不接这茬,只是收起自己的卡,然后接过这些礼品盒:“经理说下个月还会出新品,到时候带着你在来挑。”

想起今天这十个册子看得人都已经是眼花缭乱了,韩安南可不想以后每天天天过这种日子:“这些首饰已经够多了,如果再买,我觉得肯定只能够放在家里面积灰,还是算了吧,而且买太多了家里面装不下啊。”

“那就换大房子。不是说还想去宠物店给蛋糕买东西吗?走吧。”

……

刚刚因为逛了首饰眼睛都还没反应过来的韩安南,在看见自己面前这些宠物用品也是杂七杂八的时候,眼睛都累坏了。

她也不知道自己今天为什么一老会看见这种亮晶晶的东西,看着看着,整个人的眼睛就开始受不了了。

韩安南无奈的摇了摇头,把这个给蛋糕买东西的艰巨的任务完全交给了瞿致远:“还是你帮蛋糕买东西吧,我刚刚看了一堆的亮晶晶的东西眼睛好累,我在旁边等你。”

……什么叫做他帮忙?说好的什么事情都不需要他担心呢。

黑着一张脸,瞿致远站在这些宠物用品前,觉得自己也看不出个所以然,于是叫来老板直接把卡丢上去,不耐烦的说:“全挑最贵最好的,就这样。”

从来没见过这么豪爽的客人,老板脸上带着一丝不可思议,但还是敬业的问了几句:“先生,我想问问宠物狗的小窝,饮水器之类的,选什么颜色……”

瞄了一眼柜子上面这些展示品,瞿致远随便挑了一个:“粉色,剩下的你自己决定,我在这里等你。”

从来没见过这么豪气的客人,老板擦了擦自己头上的汗珠:“那,需不需要在我们店里做狗牌呢?我们店里的狗牌都很好看,可以说有很多人专门为了想要一块狗牌来我们这里定做。”

……

一说到狗牌,瞿致远像是做小偷一样,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那些乱七八糟的精品盒,最后苦笑了一下,摇了摇头:“给狗打一下育苗吧,我记得养狗需要打育苗。至于狗牌,刚刚选好了,但是没刻字,你们这专门刻字要多少钱?”

听见这话,老板一下明白了瞿致远的用意,老板也看了一眼在旁边逗狗的韩安南,笑眯眯的点了点头:“我知道了,先生你还真是宠老婆,看你这个样子明明不太喜欢狗,但是还是尽心尽力给狗挑东西。”

是吗?瞿致远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脸上此时已经挂起了一丝笑容:“嗯。”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