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少,夫人又闹绯闻了-景安然慕辰风(全本免费阅读)

时间:2020-06-28 18:01

慕少,夫人又闹绯闻了
作者:六月繁华
主角:景安然,慕辰风

  • 慕少,夫人又闹绯闻了 介绍

《慕少,夫人又闹绯闻了》是作者六月繁华创作的一部现代豪门总裁文,主角是景安然慕辰风。慕辰风是景安然没有血缘关系的监护人,为了揭开自己的身世之谜,知道自己的父母亲人是不是还在世,景安然一直都在跟慕辰风作对,即使每次作对的下场,都是她被男人狠狠的整治一顿,她用七年的时间跟慕辰风斗,终于明白,这场斗争,她始终都斗不赢。

慕少夫人又闹绯闻了精彩章节

慕辰风忽然用力,将景安然扔到了床上!而她,眼里逃出一抹仓惶!

她不该挑衅他的。

她失了气势,说:“我要结婚也不是和你斗,我不想再和你斗下去了,如果你非要我承认,好,我承认,我输了。七年前的那些记忆,我不要了,七年前我是什么样子,你是什么样子,七年前谁对谁错,你我之间又有什么恩怨,我都不问了。只要,你放了我……”

“放了你?”慕辰风轻而易举地将她抓过来,冰冷的手指狠狠地攫住她瘦削的下颌:“告诉我,怎么放?我放了你,谁又放了我?!景安然,如果七年前的一切是个诅咒,那你这一生,也只能和我一起在这诅咒里万劫不复!!”

“慕辰风!”

景安然的声音戛然而止,因为就在那一瞬,她的耳中传来“哗啦”一声响,紧接着肩头一片冰凉,那丝缎的连衣裙惨然碎裂!似真似幻中,他欺身而来,冰冷而又狠绝地吻上了她的唇。

景安然只觉得脑海中一阵轰鸣!

这一定是梦,噩梦!

慕辰风,为什么你会这样恨我?就算你再恨我,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唇上传来辗转的热度与湿意,不容拒绝的男性气息侵袭而来,她的灵魂仿佛已被人抽空,连挣扎的力气也没有,只能任其寸寸紧逼!

实际上,慕辰风也绝不允许她挣扎,更不允许她反抗!他要的东西,何曾中途放弃?他蓦地发了狠,再不满足那个惩罚式的吻,忽然大手一抬,猛地托起她的腰,倾尽全力破开她最后一道防线!

景安然怎么也没想到,他竟会来真的!整个身子先是一僵,紧接着筛糠似的发抖,她瞪着眼睛看着他,像是看着一个世间最可怖的怪物,那样地惊恐与绝望!

慕辰风的动作稍稍一缓,可下一秒就变本加厉!一只手牢牢地抓着她,却腾出另一只手覆住她的眼,“景安然,别这么看着我,我要你别这么看着我……”

那声音,竟也生出一丝颤意。

……

他要了她好几次。

口口声声说要折磨她,要让她记住他的不可违逆,要让她下场悲惨,可是在撞进她的那一瞬,他的身体就已经不受控制,缴械投降!这些年,他在女人方面一直控制得极好,逢场作戏,有分有寸。可一碰到她,他居然就发了疯,着了魔……

景安然!景安然!

他一次次肆意地掠夺,一次次疯狂地占有,她的身体、她的灵魂、她的斗志与骄傲,全都像那丝缎裙一样,被他生生撕裂成碎片,再无完整。从一开始的惊慌失措,再到之后的流泪退缩,最后她终于承受不住了,松开紧咬的唇,颤抖地哀求:“慕辰风……求你……求你放过我……”

这是她第一次求他,此前和他斗了那么多次,无论有多惨,她都不曾求过他。可她的哀求声很快就被他压抑的喘息所淹没,他不仅没有放过她,反而像一头嗜血的猛兽,用力咬向她张启的唇!

景安然,我不会放过你,而你,也休想逃!你逃不掉的!

相亲?结婚?各自过各自的生活?

景安然,你想得太简单了!只要我慕辰风还痛苦着,你就只能陪着我一起,无休无止地痛苦下去!

……

她昏了过去,痛极了、累极了,唇瓣上不知是被她自己还是被他咬出了血迹斑斑,整张脸色苍白如纸、了无生气。

景安然,我终究还是要了你。

眼睛里的赤红一点点退去,他有些失神地瞧着她,片刻之后才翻身坐起。坐起的一刹那,他看见床单上几点殷红的血迹,不由得伸出手指,似要触碰,又猛地收了回来。

他像是已经冷静,又恢复了往日没有温度的神情,利落地下了床,拿起手机拨了个号码。很快,电话就接通了。

“邵明,查一下,是谁,要和景安然相亲。”

“相亲?景小姐要相亲吗?”叫邵明的男人听了这话很是惊讶,稍稍定神之后才意识到自己僭越了,声音不由得又低了几分,“慕少的意思是,现在就查吗?现在是凌晨四点……”

“给你半小时,我要知道答案。”

慕辰风的语气,不容商量!此时的他已无睡意,而这个问题正是滋扰他的元凶!他知道邵明的能耐,况且景安然的生活圈子简单至极,要查到那个人对邵明来说,也无非就是几通电话的事!

果然,还不到半小时的时间,邵明就发来了信息:齐凯,30岁,鸿业有限公司副总,无婚史,两房一车,普通家庭背景。

慕辰风的嘴角微微上扬,透出一丝冷意。

放下手机,洗澡、换衣。

等到景安然醒来的时候,慕辰风已经像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过一样,淡冷地坐在窗边一张单人沙发上,浅啜着一杯whisky。其实那时候已经是早上七点,只是他拉上了窗帘,所以房间里的光线还是很暗。

景安然看见慕辰风的那一刻,仍然觉得昨晚的一切包括此时此刻,都只是一场梦!可是很快,身体的酸胀、双腿之间的痛楚,就残忍地提醒她,不是梦,是真的!

她被慕辰风给睡了,就像他身边的众多女人。

她像是掉进了冰窟,一颗心也跟着不断地下沉,下沉……

七年前,当她头缠纱布从病床上苏醒的时候,当慕辰风将她带回这栋房子然后周妈告诉她,从今以后,慕少就是她的法定监护人了的时候,她还以为,这个叫慕辰风的男人是她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她甚至以为他是她的哥哥。

可是现在,慕辰风,把她给睡了。

景安然喉头酸涩,眼睛生疼!她想哭,想像电视剧中那些失了身刚刚醒来的女人一样,发了疯似地尖叫!可是慕辰风正像个王者一般坐在那里,喝着酒,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如果她尖叫,如果她惊惶,如果她流泪,他是不是会得意地冷笑?

景安然不想再让他得意了,她已败倒在地,不想再卑微到尘埃里。

她忽然就笑了,红着一双眼。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