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情误入:神秘老公请矜持-盛南栀秦归衍(全本阅读)

时间:2020-06-29 15:00

危情误入:神秘老公请矜持
作者:二桥
主角:盛南栀,秦归衍

  • 危情误入:神秘老公请矜持 介绍

女主盛南栀男主秦归衍的总裁小说名字叫做《危情误入:神秘老公请矜持》,由作者二桥所著,小说讲的是:盛南栀是高高在上的盛家大小姐,也是盛世当之无愧的继承人,所有人都以为她拥有了一般人梦寐以求的一切,然而只有她知道,她的人生,看似拥有全部,实则一无所有,没有亲情的温暖,就连爱情,如今也将不再属于她。一朝落魄以后,人人都等着看她的笑话,直到她亲身打脸,嫁给了那个在洛城一手遮天的高贵男人秦归衍……

精彩章节

盛南栀只觉得浑身泛起异样陌生的热潮,这感觉让她打从心底厌恶,敲门声越来越大,下意识向窗户靠近。

手机被她不小心挂断,她的视线已经有些模糊,勉力保持清醒。

她艰难的重新拿起手机,虚软的看不清手机屏幕上的字体,胡乱凭感觉按了一个号码出去,“洛时,御景华庭......”

她喘着气,就这么瘫坐在冰凉的窗边。

门已经被她反锁,就凭那几个男人的身份,还不足以拿到这里的钥匙。

她双手环抱住自己,身体却止不住颤抖起来,像是应激反应。

跟在盛源身边的,都是一些暴发户家不学无术的公子哥儿,私下里玩的很开,拿来的药肯定不是凡品。

盛南栀等了一会儿,就听到门外有人在喊,“盛小姐,您在里面么?”

听到钥匙插入钥匙孔的声音,她抬头,看到门已经打开了一条缝,林洛时的司机站在门口,神态恭敬一丝不苟,“盛小姐,林先生让我来找你。”

盛南栀松了口气,朝他招了招手,“洛时呢,我现在没力气,让他来扶我吧。”

司机有些为难,缓缓走了过来,“林先生有些事情耽搁了。”

他戴着一双白手套,很绅士的撑起自己的手肘。

除了林洛时,盛南栀再不习惯和别的男人这么近距离接触。

可是眼下没有其他办法,她试着抓着他的手肘,然而身体实在太虚软,像是一团软泥,“抱歉,还是让林洛时过来吧。”

司机看出她的不自在,恭敬的低头,“盛小姐,容我打个电话。”

他走了出去,站在走廊上,拨通了林洛时的电话号码,语气十分严肃,“林少爷,这里恐怕要你亲自来一趟了。”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人抓住了手腕。

盛乐的脸上都是焦急,“你是洛时哥哥的司机对不对,快快,跟我过去看看我哥,我哥刚刚不小心掉进水池,晕过去了。”

盛源因为十年前落过水,一直有阴影,哪怕是刚过膝盖的水池,都能把他淹死。

司机的眉心抖了一下,刚刚在交手中,他似乎把一个男人绊进假山水池里了。

假山池里的水并不深,他想着不会出事,没想到那个男人居然会是盛家的少爷盛源。

这会儿盛乐又着急的拉着他的手,他没有办法,只能询问林洛时。

“你跟着盛小姐过去看看吧,我过来接南栀。”

司机点头,本想回去告诉盛南栀一声,但盛乐急急的拉着他的手,让他没法挣脱。

林少爷说了要亲自过来,应该不会耽误多久,想到这,司机也就安心。

假山水池就在同一层,他过来的时候,那几个男人正说着盛南栀的荤话,言辞不堪入耳,他也就动了手,因为灯光昏黄,他还真没有注意盛少爷也在里面。

司机自知闯祸,跟着一群人将盛源扶出来后,亲自送他去医院。

盛乐一直都想有个由头能与林洛时产生交集,所以在一群故意献殷勤的公子哥里,她果断选择了林洛时的司机,这也有孟秋梅的意思。

而另一边,盛南栀在原地又等了一会儿,却迟迟不见司机回来。

几分钟后,门口传来了脚步声,有人轻手轻脚的走了进来,并且带上了房间的门。

“洛时?”

她意识模糊,喊了一声,还不等松口气,那人却朝她扑了过来,“没想到我今天居然有幸能尝到洛城第一美人的滋味儿!”

男人说的话恶心至极,掰过她的脸就要吻上。

盛南栀屈腿抵着对方的肚子,脸上有了惊慌,“滚开!”

来的怎么不是洛时,也不是他的司机,不是打电话去了么?

她的身体失了力气,根本反抗不了对方。

男人嬉笑着,被推拒他也不恼,手已经放在了她的裙摆上,“多亏了盛少爷把碍眼的司机引开,那司机下手也忒毒了,打得老子真疼。”

察觉到他的动作,盛南栀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一脚踹过去踢中他,一边摸到了窗户边。

窗户是开着的,裙子有些凌乱,因为男人抓住了她一侧的裙带,她想都没想,直接往后仰去。

“操!”

男人站在窗台边,想要跟着跳下去,却听到门口又传来了脚步声,林洛时已经站在了门口。

林洛时淡淡的敲着门,手肘上还挂着西装,似乎过来的急,“有看见盛南栀么?”

男人被吓了一跳,汗水都冒了出来,有些欲盖弥彰的关窗,“没有看到。”

年轻一代的圈子里没人不认识这位林家少爷,年纪轻轻就能力出众,关键对方还是盛南栀的未婚夫。

盛源不是说林洛时压根就不关心盛南栀么?

林洛时走近房间,鼻尖嗅到一股清冽的香味儿,眉心拧紧,这是南栀用过的一款香水。

他眼神凌厉看向对方,男人瑟缩了一下,往后退了几步,顶着压力坚持道,“真的没看见,听说盛家少爷落水了,可能,可能她在那里吧。”

林洛时没在这继续纠缠,毕竟用那款香水的,不止南栀一个。

走出这个房间后,他打了盛南栀的电话。

从二楼摔落,并没有生命危险,但盛南栀不敢停留,她瘸着一只腿,赶紧去了后门。

她害怕那个男人跟下来,或是周围还有他的同伴,连手机都不敢去捡。

被这么一摔,身体反倒有了几分知觉,只是脑子依旧疼的厉害。

出了后门,一眼就看到了那辆熟悉的车型,盛南栀眼眶微红,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那人虽然没有成功,但陌生的温度和触感似乎还留在裙子上,恶心的她头皮发麻,若不是没有蔽体的,这身衣服恨不能马上扒了扔掉!

她衣衫不整,自动蜷缩在角落里。

一番动静,淡淡撑着脑袋阖目养神的人睁开了眼睛,短暂恍神。

盛南栀的裙子已经坏了,一路撕扯到大腿部,春光无限好,她丝毫没意识到。

秦归衍并没有纠结这个,他想知道,这个女人什么时候才会发现,她上错了车。

盛南栀浑身发抖,脸色煞白的抱住自己,将头埋在膝盖中,肩膀微微颤抖。

从头至尾压根没往旁边看一眼,自顾自的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因为前排驾驶位和副驾驶位都没有人,她便下意识的以为这辆车里没有人。

黑色慕尚,是林洛时的车驾没错,洛时是不是还在外面找她?

可惜她的手机掉了,联系不上对方。

进了这辆车内,似乎才有了安全感,她靠在车窗上,黑眸蒙上一层水雾。

胸前的衣襟,到底渐渐湿润了。

母亲离开后的十年来,盛南栀很少哭,更不会掉眼泪,她有着别人梦寐以求的一切,更清楚的明白,越是轻鄙诋毁她的人,越暗藏羡慕。

不知是药物还是什么缘故,所有情绪仿佛被放大无数倍,她喉间溢出了一声呜咽,虽然细微,但在安静的车厢里,显得尤为清晰。

“......”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