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免费阅读)《隐婚密爱:萌宝坑爹无下限》小说完结版精彩阅读 闻歌任靖原小说全本

时间:2020-06-29 15:01

隐婚密爱:萌宝坑爹无下限
作者:闻小小
主角:

  • 隐婚密爱:萌宝坑爹无下限 介绍

四年后......

“闻歌。”

一个男人身着黑色正装,手里提着电脑,站在门口喊里面正在埋头苦干的女人。

闻歌抬起脸来,飞舞的发丝在空中好像是染了光,明媚地扬起又落下。

“马上就来,经理。”

等那个浅粉色的身影从门口消失,办公室里面的几个女人开始讨论起来。

“每次都是她,这个小贱人是不是勾搭上经理了。”

“我看就是,你没见经理看她的样子,一副被狐狸精迷住的样儿。”

“说谁狐狸精呢?小歌那是有本事,经理才每次带她去参加总公司的会议,你们谁自认比小歌强?”

白飞飞就看不惯这些背后说人坏话的小贱人,立刻怼了回去。

几个女人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不说话了。

闻歌拎着办公包跟在张锋后面,犹豫了半天不知道怎么开口。

“怎么了?”张锋体贴地询问。

闻歌盯着自己的脚尖看:“经理,下次要不别带我了?”

张锋眼中的温柔闪过一丝冰凉,口中答道:“好。”

他不想做任何让她为难的事情。

闻歌没有想到这么容易,对着张锋展颜一笑,差点晃花了男人的眼。

两人先后踏入鸿远集团,他们的公司是鸿远集团的一个子公司。

作为子公司的总经理,张锋会定时到总公司开会,汇报工作,确定接下来的发展方向。

因为秘书突然离职,所以暂时由她代替。

办公室的人都羡慕的要死,总觉得在总公司混个眼熟,说不定就调到上面了。

闻歌可一点都不想上来......

正想着呢,门口突然响起一阵骚动,又立刻变得悄无声息,一股低气压从门外涌了进来。

擦的蹭亮的皮鞋落在地板上面,脚步声有节奏地响起,每一步的距离都相同。

一个男人目不斜视地走向专用电梯,周围的人无一不屏声静气,敬畏地看着他。

嚣张的剑眉,漆黑的双目,高挺的鼻梁以及恰到好处的薄唇,男人的脸让人想到希腊神话中最为俊美的阿波罗之神。

一米八近一米九的身高,站在人群中像是君王。

跟随在他身边的秘书正低声讲着什么,两人都在快速行进中。

闻歌心想看不见我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男人的脚步却偏偏在她的面前停顿了一秒,好像是在认真聆听报告而突然的放慢脚步。

闻歌只感到一股冰冷的视线划过她赤裸的小脖子,后背一下出了冷汗。

进了会议厅,闻歌坐在张锋旁边摊开纸笔准备做记录。

会议厅的门被打开,所有参会者立刻起立,闻歌也跟着站起来,心里面正奇怪怎么今天这么特别,就看到一个高大的男人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万欣和王生。

“总裁!”

任靖原微一点头,在主位落座,万欣和王生跟在他的身后。

闻歌僵硬着身体做笔录,低着头不敢看向主位,以前王生坐在那里的时候,她都是亮着眼睛看领导们讲话的。

身边的张锋感到了她的紧张,在桌子下面拍了拍她的小手。

闻歌感到了他身上传来的鼓励的力量,稍微放松了一些,稍微扭了一下脖子回了一个笑容。

“张锋,你先说。”男人冰冷的声音响起。

正在坐报告的王经理立马闭了嘴,目光转向张锋。

张锋丝毫不见慌乱,从容的站起来,条理清晰地报告前三个月的情况。

闻歌紧张的口干舌燥,拿起旁边的水就喝了一口,没有注意到这是被人喝了一半的水。

任靖原的面容一如既往的冷硬,如同冰雕一般的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可是所有人都在瞬间察觉到了他的不满。

除去报告的张锋,所有人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别人不知道,可是闻歌明白,这完全就是在针对自己。

这个人一向琢磨不透,哪根筋一不对就要好好收拾她,怕他都快成条件发射了。

任靖原眸光微眯,看着那个企图把自己缩在桌子下面的女人,真想现在就让她知道什么叫做妇道。

和男人共喝一瓶水?胆子肥了。

会议终于结束了,闻歌两秒钟收拾好文件就要往外跑,被万欣叫住。

“闻小姐,等一下。”

等所有人都走出去之后,王生和万欣也走出去了,看着座位上保持原样的男人,闻歌深吸了一口气。

努力压下自己的小害怕,挂着甜美的笑就贴在了他椅子旁边。

“老公~~叫人家留下来干什么啦~~”

这甜腻的叫声差点把她自己都给腻死。

果然,男人眉头一蹙,目光又冰冷了几分。

“晚上我去蓝海公寓找你。”

接着,就站了起来,大步走了出去。

闻歌脸上的笑立刻就消失了,甚至有些黯然……

晚上。

“老公......轻点.......我受不了了......”

身下的女人浑身雪白,却布满了红色印记,白皙的的脸上染上了樱桃般的浅红,漂亮的像只坠入红尘的妖精。

对于她的哀求,任靖原充耳不闻,动作反而更加凶猛,撞的闻歌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只能唔唔唔的叫,可怜的不得了。

“以后离那个张锋远一点。”

耳边传来男人霸道的声音,闻歌恍恍惚惚地没有回答。

突然感到一痛,男人温热的气息喷涌在她的耳垂上:“嗯?”

“唔.......我知道了。”

闻歌带着破碎的哭音,软软地开口。

男人对她的表现不甚满意,把她从床上抱起,让她整个人只能依赖着两人相连的地方。

看到对方惊慌失措地抱紧自己,这才警告道:“你要记住自己的身份,知道吗?”

“知道,我记得的。”

这一次她学乖了,在男人的脸上亲了一口,认真地回答。

她当然知道,她是他八百万买来的,契约妻子!

四年前债主们把她送去地下黑市,他买下了她,顺便还清了所有债务,但条件是做他的妻子,时限是——他厌倦为止。

虽然他什么也没有解释,但是这么多年,她多少也发现了一丝端倪。

这个人和他远在M国的妈妈感情不和,甚至,对立。

他娶她,也不过是反抗他妈妈的一种手段!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