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泽城谭梅梅(精彩章节阅读)

时间:2020-06-29 18:01

汪泽城谭梅梅
作者:七瓣六叶
主角:

  • 汪泽城谭梅梅 介绍

随后的整整一个月,她几乎就被软禁在家中……

白天他偶尔外出,也都有佣人保镖看着她,她甚至连房间都不允许出去,佣人会把食物送上来。

只要他一回家,就像个饿坏了的孩子,而她就是他的饕餮大餐。

整整三十天,谭梅梅觉得自己沦为了彻底的禁宠,每天的活动空间不过几米,她甚至连床都不必下……

这还真是高级小姐,她苦笑,幸好他的卧房隔壁有一间宽敞的书房,里面从财经新闻到八卦娱乐,几乎各种杂志刊物书籍应有尽有。

她每天陷在宽大柔软的沙发里,看看书,喝喝咖啡,也能打发无聊的时光。

到了她开学的日子,她简直就像逃脱牢笼的小鸟,那天一大早,她破天荒的比他先起床,穿了一套素雅的七分袖白衬衫,牛仔裤,就要出门上学。

汪泽城躺在床上,看着她兴奋不已的神情,略略皱眉,可他也无法阻止,毕竟当初是自己亲口答应的。

吃过饭,我让人送你去学校。”他淡淡的说。

谭梅梅一愣,下意识的拒绝:不要!”

为什么?”汪泽城背倚靠着床头,似是看透她的心思,冷声道:如果你不愿意,那就别去上学了。”

谭梅梅这才发现,自己根本没资格拒绝这个男人提出的要求。

早餐是很香糯的泰国香米粥,佣人还做了精致的四碟小菜,清爽可口,谭梅梅食欲大动。

汪泽城就坐在她对面,看着她饕餮大吃的样子,微微一笑。

这个笑容让谭梅梅如芒在背,她停止了进食:你这么奇怪的盯着我干什么?”

看你呀。啧,真正的美人儿真是秀色可餐。”不止如此,连她吃饭的样子都动人极了,优雅,却又不像那些女人捏着嗓子吃那么一两口,叫他担心那些女人会饿死,她是真正享受美食。

谭梅梅白了他一眼,顿时没胃口吃饭了,今天早上总有些奇怪,她想了半天才想明白,这是一个多月来,两人头一次对坐而食。

吃完饭,汪泽城让保镖邓城送她去学校,他自己坐着袁霖鹏的车去了公司。

校园的环境清幽,氛围轻松,谭梅梅心情大好,连续一个多月被囚禁的生活,让她不禁感慨自由的可贵。

很多学生都是家长送来的,开学第一天,整个学校有一种欢乐与别样离愁交织在一起的气氛。

她在林荫道上蹦蹦跳跳,四处逛逛,忽然迎面撞上了一个男生。

那男生大概是高年级学长,手里的书本被撞散了一地,她匆匆道歉,弯腰帮他拾起书本。

男生接过书本,被这只白嫩如玉的手所吸引,再看到那娇俏甜美的笑脸,顿时惊喜交加,连连说没关系,并且热情地提出带她熟悉学校,她自然拒绝。

男生抓了抓头皮,羞赧笑道:你好,我叫范鑫,是大三金融系的学生,你叫什么名字?”

那是属于大学里面男孩子的笑容,阳光爽朗,令人无法设防。

学长好,我叫谭梅梅,是今年大一新生,影视文学系。”她笑得甜美。

梅梅同学,你能给我留个电话吗?明天我请你吃饭……千万别拒绝,就当是你撞了我,赔礼道歉行吗?”范鑫急得有些语无伦次。

谭梅梅弯腰大笑,哪有自己赔礼,他却请客的道理,不过这大男孩的态度,还是让她不忍拒绝,笑着留下了电话。

两人约定了次日见面的时间地点,谭梅梅有些兴奋地想,这才是大学女生的快乐生活吧。

她只当这件事是个小插曲,没想到,当天下午,邓城开车来接她回去,坐在车上,她就接到了范鑫的电话。

她接起电话,快乐得像个小女孩,但挂了电话,脸色却阴沉得比死了亲娘还难看。

车子一在汪家大宅门口停下,她就气呼呼的跃下车,三步并作两步冲进大厅。

袁霖鹏坐在豪华真皮沙发上,手里握着纸和笔,正在写写画画着什么。

汪泽城呢?!”她怒气冲冲的问。

袁霖鹏一愣,抬手指了指二楼。

谭梅梅就蹬蹬噔的上楼了。

二楼阳台上,放着一张紫藤木秋千架,汪泽城正坐在上面,眯着眼睛想着什么。

忽然听见那脚步声,蓦地睁开眼,嘴角噙着一抹笑意,也不回头,就淡淡的问道:怎么,这么迫不及待的回来,难道是想我了?”

汪泽城!你TM还是不是个男人?我告诉你,有什么事你冲着我来!”谭梅梅走过去,从背后一脚揣在那秋千架上。

幸而汪泽城双脚及时落地撑住,这才避免摔了个狗啃泥,他猛地起身,勃然大怒,这女人,吃了熊心豹子胆,竟敢朝自己发飙?

他眯起眼睛,那高大的身形步步紧逼。

谭梅梅这才后怕地倒退一步,刚才的万丈怒火,在他那冷锐如刀锋的逼视下,倏忽就熄灭了。

背倚阳台上的门框,她避无可避,想起范鑫的遭遇,还是忍不住仰着头,小声道:

你太过分了!我不就是答应人家一起吃顿饭吗?就算你派人在学校里监视我,就算你不准我跟别人交往,你说一声不就得了?有必要害他出车祸吗?”

她这一路上越想越生气,本以为在学校是自由的,却没想过这位大少爷居然派人严密监视自己到了这种程度。

她也知道他势力滔天,可是,也不至于无缘无故就让其他人出车祸受伤啊,这占有欲是不是太强烈了些?

汪泽城黑眸一沉,他上前一步,一手掐住她细嫩的脖子,森冷的语气让她从头凉到脚:

女人,这只不过是略施薄惩!下次,你敢再背着我,跟别的男人勾三搭四,那么,就不止是重伤那么简单了。”

他的另一只手,亵玩似的探进她胸前,漫不经心地解开了她的衬衫纽扣。

这样淡定自若的态度,却彻底激怒了谭梅梅,她颤抖着身体,气得双眼通红地质问:你就不怕天怒人怨?不怕被抓?”

天怒?世上坏人多的是,你看老天抓过多少贪官奸商?”他嗤笑,大手已经顺利脱掉她的外衣,一把捏住她胸前的丰盈,用力揉着。

她闷哼一声,在他的挑逗下,脸蛋更加红润起来。

汪泽城居高临下观摩着她的样子,从没见过这样的女人,她愤怒,恼恨,羞辱,种种神情都交织在那双清澈如水的黑眸中,却又如小鹿一般水润明亮。

至于被抓?哼……你该不会天真的以为,那种平民背景,能斗得过我?”他冷笑,所谓的公道和律法,那只是为有钱人服务的工具而已。

不知是因为气愤,还是恐惧,谭梅梅的身子轻微的颤栗起来。

所以,你最好给我记住了,乖乖的,不要招蜂引蝶,否则你只会害惨了那些男人。”他看着她惊惧交加的样子,满意一笑,低下头,噙住了那水润的红唇。

狂暴的吻,如疾风骤雨袭来,她招架无力,身子逐渐瘫软,双手只得紧紧依附着他。

汪泽城眸子里闪过一抹奇异的喜悦,这连续一个多月的调教,他早已熟稔如何挑逗她的欲望,而她的身子,也根本无法抗拒他。

夏天的傍晚,天边最后的晚霞燃烧得绚烂极了,余晖洒在她的额头上,刘海染上一丝金晕,美得不像话。

汪泽城只觉浑身更加燥热了,真是奇怪,这个女人似乎总有本事勾起他的欲火,而且,她不是那种塑料美人,反而随着两人相处越多,他就越爱看她这幅欲拒还迎、想要又不敢要的模样。

微风拂来,气息逐渐热烈,肌肤上渗出了细密的汗珠,谭梅梅忽然惊醒过来。

她这是干什么,明明是来找这人理论的,怎么反被他吃干抹净?

她立即别开头,狠狠的用力去推开他:你放开我!”

做梦!”

男人冷笑,大手直接就往下滑去,轻易的解开了她牛仔裤的暗扣……

谭梅梅一颤,夹紧双腿,她有些慌张地望了一眼外面,低声哀求道:求你,这样会被人看见的,我不要……”

唔?原来你害怕被人看见?”这话反而挑起了某人的恶趣味,他用闲着的左手勾起她下颚,逼迫她与自己对视着。

男人俊魅的脸庞近在眼前,他五官英挺,薄唇冷冽,染了情欲的眸子像是压抑着滔天的火焰,燃烧得谭梅梅心尖痒痒的。

汪大少却恍然不觉似的凑近她耳畔,嘿嘿笑道:怎么办呢,我可觉得这样更刺激呢,难道你不觉得吗?”

说着,他的右手隔着纯棉的小内裤,摩挲着那鼓鼓的战地,轻佻地勾了勾唇角。

谭梅梅心尖一荡,这种感觉她说不清楚,但她知道,这往往是沦陷的前兆,而她不想这样。

汪大少,请让我上学,只要你答应这一条,无论你提出任何要求,我都能做到。”她硬着头皮,鼓起勇气说。

唔?真的吗?”汪大少深邃黑眸里闪过一抹怀疑,他沉声道:引诱我!”

什么?”

不是说什么要求都能做到吗?”

谭梅梅略一犹豫,踌躇着,伸出白嫩的手掌,抚摸上他的胸膛,生涩地在他身上摸来摸去。

那只不听话的小手,根本没有任何魔力,却让男人邪火乱窜,浑身细胞都在叫嚣着,她的手却偏偏不敢往下。

这女人,看来还得好好学习。

汪大少索性抓起她的手,探向自己身下,一边动作着,一边问道:告诉我,你为什么一定要上学?如果你说实话,没准,本大少会开恩准奏的。”

我……我要赚钱……唔……”谭梅梅脸色涨红,这该死的家伙,那只怪手竟然隔着底裤就轻轻勾勒起来,让她痒得禁不住呻吟。

推荐阅读:《厉又霆黎蔓书》《萧凌夜林绾绾》《墨北琰白卿语》《陆若擎苏怜安》《赫连城齐夏》《方哲苏亚》《西门龙霆景佳人》《厉庭川宋云洱》《霍靳西慕浅》《陆谨言江梦儿》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