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少今天追妻成功了吗(任苒凌呈羡)无广告-任苒凌呈羡小说免费阅读

时间:2020-06-30 12:00

凌少今天追妻成功了吗
作者:顾小易
主角:任苒凌呈羡

  • 凌少今天追妻成功了吗 介绍
现代言情小说《凌少今天追妻成功了吗》正在连载中,由言情小说作家顾小易倾心创作而成的,对于主人公任苒凌呈羡之间的错乱复杂的感情描写的尤为深刻,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

凌少今天追妻成功了吗

他朝她靠近步,伸手攫住她的下巴,任苒下意识要躲开,却见凌呈羡已经倾过身,她赶紧别过小脸。

——————————————————————————————————

温热的吻落在她侧脸上,凌呈羡手指微用力,指尖勾着她的下巴将她的脸别向自己后,封住了她的唇瓣。

台下有掌声鼓动,任苒呼吸堵闷,原来这就是她的婚姻,面前这个浪荡不羁、恣意放肆的男人,以后就是她的丈夫。

前行一步是深渊,退后一步是燎燎火坑。

婚礼上的风波很快被平息,凌呈羡带着任苒一桌桌敬酒,她没有穿高跟鞋的习惯,只觉得脚都快踩断了。

回清上园的车上,狭仄的空间内只能听得见两人的呼吸声。

车子刚停稳,凌呈羡推开车门头也不回地下去了,他快步走到门口,用指纹开了锁。

任苒跟在他身后,她的指纹还未录入,她忍着磨脚的剧痛快步往前,但还是只能眼睁睁看着大门在她面前被砰地关上。

凌呈羡扯开领带,脱下外套后换了鞋子,刚走进客厅,就看到沙发上坐着好几个人。

凌老爷子满面肃然,一看就是不好惹的样子。

“爷爷,怎么这么晚了还不回去休息?”

坐在另一侧的蒋龄淑冲他使个眼色,示意他别说话。

“苒苒呢?”凌老爷子朝他身后看了眼。

屋外传来门铃声,陈管家见状快步过去开门。

“你不知道今天结婚吗?为什么迟到?还有,那些照片是怎么回事?”

任苒进了门,眼看着气氛不对,凌老爷子虽然气极,但还是对她扯出抹笑,“苒苒,你站了一天也累了,先上楼休息吧。”

“好。”任苒乖乖应声,看也不看凌呈羡就上去了。

等她卸完妆洗好了澡,还是没见凌呈羡的身影,任苒脑子清醒得很,她知道得罪凌呈羡没好处,她毕竟还想着能在这个家里有立足之地。

她换了套衣服下楼,客厅内除了凌老爷子的训斥声,无一人敢开口说话。

“你今晚就给我去书房跪个一晚上,好好反省!”

蒋龄淑听到这,也急了,“爸,今天好歹是呈羡结婚的日子,他就算有再大的错,也不能……”

凌家规矩大得很,凌呈羡在别人面前无法无天,但打小就有一个最大的优点,就是听凌老爷子的话。

任苒快步走到了客厅内,“爷爷,您别生气,今天的事我们都错了,要罚一起罚。”

“苒苒,这事跟你没关系。”

“我在婚礼上穿成那样子,实在是欠考虑,呈羡已经跟我保证过了,今后跟我好好过,不会再有那些乱七八糟的事。”

凌呈羡余光睇了眼旁边的女人,凌老爷子的口气明显软了,气也消了大半,就像被她灌了迷魂汤似的。

蒋龄淑见状,赶紧催着两人回房。

任苒走在前面,推开卧室的门进去,她心里有点发虚,脚步不由加快。

关门声咔嚓落入耳中,紧接着就是凌呈羡越走越快的步子声,任苒刚要回头,腰身就被他一把握住,她整个人被困在他的臂膀间,被他架着往阳台上走去。

任苒刚要问他想做什么,就觉腰部一紧,她腾空被他抱起来,身子一下翻过半人高的栏杆,她吓得想要抓住些东西,但也只能用两脚踩着边缘处。

她下意识往下看眼,这可是三楼,她这会踩在栏杆外面,只要凌呈羡手一松,她摔下去非死即伤。

任苒腿发软,声音也有些抖,“你干什么?”

楼下传来说话声,凌征和蒋龄淑跟在凌老爷子的身后,正往外走,任苒看到了几人的身影。凌呈羡贴到了她耳侧开口,“你倒是喊啊,你只要一开口,你的靠山就来了。”

任苒深咽下口气,她清楚自己的处境,“四少别误会,照片的事我毫不知情。”

凌呈羡圈住她腰的手臂微松,尖叫声冲到了任苒的喉咙间,但还是被她咽回去了,“该走的过场都走完了,四少以后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只要你不为难我,我一定好好配合你。”

凌呈羡将下巴搁在任苒的肩头,她刚洗过澡,肌肤上还沾染着香气,男人高挺的鼻尖在她滑嫩的颈间蹭动,任苒痒得不行,偏偏还提心吊胆着就怕他松手。

“我让你摔下去,摔个脊椎断裂一辈子躺床上,我再给你请个佣人专门照顾你,这样,你就真管不了我什么事了。”凌呈羡越说越起劲,觉得这突如其来的想法真不错啊,“我不介意养着你的。”

任苒只觉寒毛直竖,她双手下意识掐着他的手臂,她好不容易学医出来,还一步步走到了现在,她比谁都惜命。

“四少高抬贵手,与其在家里养个废人,不如当我不存在,再说我要真出了事,那也是在清上园出的事,传出去对凌家不好。”

“我看你跟我结婚,也是不情愿得很,现在想通了?”

“不,能嫁进凌家是我的福气,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她说谎都不打草稿,凌呈羡盯着她的侧颜,越发觉得她虚伪极了,这女人说不定还是条毒蛇,怎么能留在身边?

“行啊,你要是心甘情愿成了我的人,我就信你,怎么样?”他在她耳边呢喃,每个字都在撩拨着任苒的神经,她耳廓处的细小绒毛因为这极度亲昵的动作而如临大敌。

她当然懂凌呈羡这句话里的意思。

任苒勾扯下僵硬的嘴角,“好。”

“当真?”

任苒伸手轻握住凌呈羡的手指,他臂膀收紧,将她从栏杆外抱了回来。

他带她回了卧室,即便两人已经到了这一步,任苒心里还是没有任何的准备。凌呈羡扯开了衬衣的领口,她杵在原地,就跟木头人似的。

任苒小脸红透,别开了视线让自己冷静下来。

凌呈羡握着她睡衣的衣角往上掀,她没想到他这么直接,她着急按住他的手。

“怎么?不愿意?”凌呈羡挑高了尾音。

他饶有兴致地紧盯着她,他已经捕捉到了她眼底一闪而过的慌乱,就想看看她能装到什么时候。

任苒抬手,在凌呈羡的肩膀上轻抚下,“我们都结婚了,我怎么会不……”

他忽然伸手将她推倒在大床内,任苒看到他将身上的衣服完全解开,这时候拼命反抗和逃离对她没有半点好处。再说凌呈羡言语间都是厌恶,对她更不是非要不可,只要她不自乱阵脚,她应该能像昨晚那样逃过一劫。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