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阅读)摄政王带我去查案摄政王带我去查案苍云寂苏陶陶by念生完整在线阅读

时间:2020-07-04 15:03

摄政王带我去查案
作者:念生
主角:

  • 摄政王带我去查案 介绍

秦羽冷着一张脸,怎么看钱万金怎么不顺眼,一来二去,钱万金又无辜又委屈,只冲着苏攸眨眼睛,看到他那张脏兮兮的脸,苏攸宁实在没忍住,忍俊不禁地将人扯着去洗漱了。

待人一走,苏陶陶却眉眯眼看向秦羽,直看的他心虚,终于咧嘴一笑,眼神却四处游离:”陶陶,这不是你教我的嘛……将计就计,绝不认输……”

“好哇你秦羽!”苏陶陶气极反笑,迎上去就打他:“你倒是胆子大啊你,连我差点都骗过去了,我还以为你真为了我呢!好小子,你很棒啊……”

秦羽四处躲着她,又故意给她钻了空当,结结实实挨了两巴掌,苏陶陶这才罢休,言归正传道:“你今日不当差么,怎么来我家了?”

哪知道她一问,秦羽立马苦着脸道:“别提了,昨日一回去我爹便卸了我的差,我当个捕快本就千求万求,现在好了,我连公堂都去不了了。”

“怎会这样?”苏陶陶眉头一皱,却很快想到了什么道:“看来兰家被灭门的事情吓着你爹了,怕你以后查案出现什么意外。”

“我能出什么意外。”秦羽义愤填膺:“就我这脑子,总不能去考取功名吧,除了跟着你查案,做捕快抓贼,我还能做什么,我烦得很,所以来找你的。”

秦羽自然想不到深处去,但兰家的事情苏陶陶知道的多一点,心想秦海书倒也没有表面上那般傻,他定然是意识到了兰家案子的背后肯定还有更多的势力,只要秦羽一日跟案子有关,就终有一日跟危险撞上,所以才会连个捕快都不给他当了。

倒也是慈心一片,只是秦羽一时不能理解罢了。

“你爹也是为了你好,兰家之事太过蹊跷,他也是怕你有危险。”苏陶陶安慰秦羽。

秦羽气呼呼的:“危险危险,这世道总要有人去做些危险的事,不然百姓的安危谁来护佑,我虽无法上阵杀敌,总能保护一人算一人吧。”

“你到底看了多少侠义江湖的画本子,这些话信口拈来。”苏陶陶忍不住笑了。

“哎。”秦羽灌了口茶,“信口拈来又有什么用,如今我连小贼都抓不了了,这盛京没了我,可咋办呀!”

见他一脸苦恼颓然,苏陶陶刚准备开解一番,却见苏攸宁领着洗漱完毕的钱万金回来了,两人听着响动看过去,却不觉有些惊住了。

原先这钱万金一身衣裳破烂,头发乱糟糟,脸上也脏兮兮的,除了能看出那双眼睛有些光彩之外,其他的倒也看不出来,如今洗漱一番,又换了衣服,竟给人一种脱胎换骨之感,身上竟隐隐散着几分贵气,叫苏陶陶有些意外。

“钱兄洗漱一番,是否叫人眼前一亮也算得上个偏偏少年君子郎?”苏攸宁一声轻笑,拉回了苏陶陶和秦羽的心思。

苏陶陶站起身来,围着钱万金打量了一番,笑道:“啧,不得了,钱兄换个模样,跟你这名字倒是挺搭配的。”

“那是。”钱万金下巴一扬:“我钱万金那是不打扮,一打扮,瞧着就是个有钱人,是不?”

“是是是。”苏陶陶敷衍道,“一看就是有钱人呢。”

“好了好了。”苏攸宁咳了一声道:“先坐下来吧,钱兄这次来其实是有事相求。”

“求什么求,借钱啊?“秦羽心里憋屈着,见这钱万金长得也是细皮嫩肉,又觉得自己这一张黑脸实在有些丑。

哪知道一开口,钱万金还不怕死的回他了:“你这黑炭,我钱万金是那种缺钱的人么?”

“你才黑炭!你全家都黑炭!”秦羽委屈的看着苏攸宁和苏陶陶控诉,“攸宁!陶陶!他人身攻击我!”

这两位祖宗仿佛天生不对付似得,苏攸宁赶紧充当了这个和事佬,抬起胳膊压下两人:“好了好了,事分轻重缓急,等万金的事情过了,再给你们一个机会好好较量一番,行不行?”

秦羽向来听他的话,虽然心不甘情不愿,但也没再说话,脑袋一拧,斜着眼看他。

“万兄,陶陶素来在破案查迹方面有些天赋,你若是有什么难事,尽管说与她听吧。”苏攸宁又转过身对钱万金道。

苏陶陶却皱了皱眉头,声音闷了几分,佯装生气道:“苏攸宁,你仗着你是我舅舅就给我找活了是吧?”

钱万金赶在苏攸宁开口之前急道:“有报酬,有报酬,只要陶陶你帮我解决了这个大忙,一定给你丰厚的报酬。”

听到钱,苏陶陶眼睛亮了,脸上立马浮上笑意:“报酬多少?”

“这个数。”钱万金伸出五个手指头。

“五十两?”秦羽冷笑一声,不屑道。

钱万金白他一眼:“没出息,五十两我有脸拿出来么?”

苏陶陶心中一喜,眸子一精,接口道:“那是五百两?”

“对了!还是黄金!”钱万金重重点头,“此事关乎重大,陶陶,若是你能帮我解决,五千两我都给你。”

五百两黄金对苏陶陶来说的确是个很大的诱惑,但她也清楚,五百两的诱惑之下,所要承担的风险可不是她能想象的。

是以她很快敛了敛神,脸色也严肃了一些:“这个……钱……姑且叫你钱兄吧,先不管你钱多钱少,我也得看看你这个忙我到底能不能帮得了啊,若是帮不了,这钱拿着心里也慌得紧啊……”

她面上笑着,但心里却不由得排腹,这两日倒是稀奇,人人都想找她帮忙,关键是这报酬还有些诱人,难道是她苏陶陶的事业线开始向上走了?

见苏陶陶那样子,苏攸宁便知道她心中打着什么小九九,再看钱万金,说来说去还说不到点子上,他都不由得替他有些着急,所以他忍不住言简意赅说道:“万金是京城首富花涧林家的表亲,此次前来探亲,却得知花涧林和独子花倍离奇失踪,他原本想找官家人帮忙,想想又不妥,正好又生了意外被秦羽当贼给抓了起来,关了几天。”

“是啊!”钱万金颇有几分委屈,还瞪了秦羽一眼:“不过还好,若非这牢狱之灾,我还不会认识怀瑾,更不会知道陶陶你是断狱高手,算是误打误撞吧,陶陶,这事你一定得帮我啊!”

苏陶陶此时有些发呆。

“陶陶!”苏攸宁一看苏陶陶那脸色就知她在想什么,无奈叫了一声。

苏陶陶心中,却还旋转着以下这些词汇,京城首富,花涧林,独子,花倍。

当然,最后才是两人离奇失踪。

对苏陶陶来说,花倍和花涧林这两个字更是戳着她的小心脏,健林,涧林,花呗,花倍,原来有钱人自古到今都是一脉相承的啊……

苏陶陶回神咳了几声,心虚的看了眼苏攸宁,这才问钱万金:“事情发生多久了?”

“十天。”钱万金拧眉想了想才道。

“事情都过了十天,花家竟无人报案?”这次倒是秦羽先激动了。

苏陶陶和苏攸宁也都皱起眉头,失踪这么久,首富府中竟然没有一丝动静?

钱万金看他们的脸色有些急了,赶紧解释道:“我五日前才来的京城,知晓这事后准备找姑父认识的官家人从中斡旋,怎料路上被人陷害,叫你当做小偷抓了起来,今日才放出来,加起来不就是整整十天么!”

说着还有些委屈了。

刚才还气势汹汹的秦羽,此刻却脸色一僵,若他真是冤枉的,那他岂不是害了……

苏攸宁的目光却落在苏陶陶身上,见她一脸深思,开口问道:“陶陶,你可有想法?”

苏陶陶轻叹一声,看了眼秦羽道:“你也无需自责,案发五日花家都未曾报案,要是发生什么也早就发生了。”

“但我实在很好奇。”苏陶陶问钱万金:“京城首富和独子失踪这么大的事,为什么花家竟然没有一丝动静,最后还要你一个……额,算是外人吧,你一个外人来报官?你报官失踪这几日他们竟然也没人来寻你?”

钱万金脸色变得有些尴尬了起来。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