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阅读)江临黄老三小说阅读 江临黄老三小说一个小妖的诞生

时间:2020-07-04 18:01

一个小妖的诞生
作者:袁谋人
主角:

  • 一个小妖的诞生 介绍

怒江关外,此时万里无云。江临等了这么多天,终于等到这寒食节异火了。早早他便飞到空中,在红日初升那一刻起,他便凝神观察。此时千里黄沙地一片平静,但随着时间推移,渐渐已到午时。

江临突然感觉有些不对,此时他体内竟然有些内火躁动,引得他心神难定。他不禁有些失色,这天地异状竟然悄无声息,若非他的云头极高,怕不是仅仅内火躁动这么简单。

想到此处他不禁又向上飞去,直到没有感到异样方停下。这才凝神查看天地变化,只见下面千里黄沙仍是与先前无二,不过偶尔会有烈焰凭空燃起,转瞬即逝。一干枯木衰草,早就化成灰烬。但是除此之外,竟不知异状缘起何处。

想到这里,江临不由手中一动,便有几只野兔出现,法力一松,便任其自由落下。而后江临立刻凝神注意着几只野兔的情况,只见随着下落,几只野兔渐渐一只只都凭空自然起来,还未落地便化成灰烬,江临突然神色微动,略有所悟。而后又扔了一些活物,几次三番之下不由恍然大悟。

“哈哈,没想到竟然是此火!”江临不由笑道。本来无论是先前的异状,还是根据当地百姓描述,他都不由自主得以为是异火杀人,此地可能与火属灵物异变有关。但是没想到却是大相径庭。难怪多年无人查出原因,以此线索去查,无异于缘木求鱼,必然无功而返。

此火非火,乃是阳极而生。天地有阴阳,阴阳交泰造化生。人体若阴阳失衡则必有灾病生。便是妇孺之辈性属阴,也不过是较之男人少些阳气。此地便是因为阳气极重,而至阴阳失衡。且无人调理,使其躁动异常,失其阳和之性。

故这千里黄沙地,生命绝迹,便是因为物极必反。阳极则火生,往日还好,只要不是长年累月在这黄沙之中居住,倒无甚大碍。便是商队旅人,横穿而过,也不过是事后病上一场,也不是什么大事。

但是每逢二月初二,万物复苏,民间谓之:龙抬头!天地之间阳气在此时最盛,那这怒江关外便是如抱薪救火一般,阳极生变。千里黄沙便会化为绝地,但凡体有阴气者,入之就如沸水一般,阴阳冲突,最后阴气耗尽,人也就自燃而死。百姓只以为是火焚而死,故每年二月初二整日不生烟火,皆寒食,以求平安。

江临越发觉得有趣了,如此阳气旺盛之地,比火属灵地还要罕见。冥冥之中自有机缘,江临既然发现了问题所在,剩下来便是如何安然无恙的进去寻找根源所在。

看着眼前如波浪一般翻滚的漫漫黄沙,在烈日之下闪烁着金色的光芒,关内关外,如两个世界。江临尝试以法力御之,但是还未踏足便觉得内火蠢蠢欲动,连忙退了回来。如今之计,除非是持一太阴之宝护之,阴阳相消,不过这样也是有时间限制,而且最后怕是连太阴之宝也要元气大伤。

再三思量之下,当江临感觉有些束手无策,心浮气躁之际。顿时惊醒,连忙席地而坐,凝神静气,吐纳修行。

但是这一吐纳灵气却是让江临灵机一动,他的修行与他人大大不同,所有灵气吐纳、参悟天地无不是以无量珠为依凭,无量珠与他相生相长。此法虽修行艰难,但是在此地却是再合适不过的修行之法。

江临小心将无量珠外放,于体外升起界壁,隔绝内外空间,然后小心翼翼的飞向沙漠。果然,在界壁升起之后,此地异状对他再无影响,不由心中暗乐。也就是他的修行功法独一无二,方才可以以一法器为介由此进入沙漠。若非如此,除非身怀洞天之宝,并也是法宝级别,方可进去一探。

这可是天赐机缘,天予不取,反受其咎。江临心神一定,小心看着周围的地势。历经成千上万年的风吹日晒,原来的地势早已变样,唯一依稀可见的是那一条怒江遗迹。沿着云头四处搜罗一遍后,江临看了看日头,只见天已经将近正午,沙漠之中阳气已是极盛。若是今天再无法发现源头,那就要再等上一年了。想了想江临便径直向怒江遗迹飞去。

看着远处的一条峡谷,依稀可辨当是当年怒江上游的一处险关,如今河流干涸,水道渐渐只剩一条细线。唯独这道峡口,如天门一般,竟然仍耸立在天地之间。江临不由心神微动,仿佛远处有什么大凶之物在前方。犹豫再三后,江临做足准备,一旦事有不对,立即回撤,绝不拖延!

来到这处天门峡口下,江临方才发现,这处峡口之间竟有一处泉水,远远地甚至能看见晶莹剔透的闪光。江临不由心神紧绷,如此反常之处,绝对有问题。小心来到峡口河谷之处,只见一汪数米方圆的清澈泉水在沙漠之中闪耀,而周围却无半点绿洲。

泉水清澈见底,清晰到江临清楚地看见,一具尸体被一把利剑死死地钉在水底。瞬间,他感到头皮发麻,因为这具尸体除了难处剑伤,剩下的皆是完好无损,栩栩如生。令江临甚至不由怀疑下一秒他就会活过来。

即便是已经死去数十万年,但是这具尸体仍然是一副凶焰滔天之状。爪牙怒张向天,让人只以为它将撕破天空。

这,竟然是一具大日金乌之尸。不,应该是说一只即将成为金乌的金乌后裔之尸。与金乌想比,它也只剩下还未修炼出的第三足了。

江临小心翼翼的靠近,虽然初见之时确实让他大吃一惊,甚至以为这是一具活物。但是现在定神一看,当是这金乌后裔修为高深,已至金刚不坏的境界,故虽死去万载但身躯不坏。那把插在颅骨处的宝剑亦是不凡,剑身成青色,如一枝细柳一般甚是纤细。

绕着这处泉水江临走了一圈,这处峡口除此之外再无他物。那么,问题就应该在这具尸体上,江临此时心中大呼固然是机缘到了。光是这具金乌后裔的凶兽之尸,便足以他练成诸天塔的第一层,这凶兽血脉竟然已近乎修炼到返祖的地步,几乎又是一只大日金乌。

以此物打下根基,铸就诸天塔第一层更胜于混沌石。毕竟混沌石是死物,而这金乌遗骸之上却残留着大日道蕴,这些修炼感悟非混沌石可比。

更上他心惊的是,这只金乌后裔已经如此强横,那又是谁杀的他?如此强者的手中之剑,又该是什么层次的至宝?想到这,江临心中顿时一阵火热,这机缘好到他一时竟有些受宠若惊。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