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阅读)天师夫君欺上身免费阅读 陆北辰陶洛小说章节目录

时间:2020-07-04 21:01

天师夫君欺上身
作者:马灵灵
主角:

  • 天师夫君欺上身 介绍

我仔细看了看他捉摸不透的眸子,大概两者都有,随即带些欣喜的说了一声:“好。”伸手接过了那张信用卡附卡。

“你……”

“我……”

“你先说。”

“还是你先说吧。”

我们两个要同时开口说话,撞了车。

“嗯,那个……”他脸色有点百转千回的羞涩,道:“那个,我母亲说,让我们尽快圆房。她急着抱孙子。”

可惜,我和陆北辰是假夫妻。

我暗笑了一下,自小在社会上混,我也不会让别人占什么便宜,于是用略带些懒散的口气说:“陆少爷,这可不好吧。”

就算我是奉了茅山令住下来,也不代表我还有陪睡的义务。

说着说着,我就打量了一下他靠着床头,宛如林黛玉一样病怏怏的样子,故意说:“难道陆少爷都这个样子了,还打算占我一个社会女混混的便宜?”

“当然不是。”他兀自笑了一下,端起旁边桌子上的一盏茶,道:“我就是跟你通通气,别让别人看出破绽来。“

我一点头,道:“那也好。”

他把手里的一盏茶放下,看着我思索的脸,道:“给我最多三年的时间,也许不到三年,我会把陆家给撑起来。那些魑魅魍魉,也不敢在我面前造次了。”

我眉头一挑,难道他说的是陆南星?

“哦,你要说什么?”他说完了自己想说的,温和的看向我,示意我说出自己想的。

我也开门见山,凑近他耳边,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莫非,你就是云掌门的嫡传弟子?”

我看到他眼睛里的光一闪而逝,接着,他又用那灰蒙蒙的类似病人的眼神无力的看着我,但什么都没有说。

不说就等于默认了。

“那我出去逛街去了。”

既然给了信用卡附卡,不用白不用。

“你很聪明。陶洛。”

背后的声音中带了些冷意,完全不似刚才同我交谈的温和,回过头去,我又看到了那晚上的陆北辰,脸上闪耀着自信和胜券在握的光芒,但只是一闪而逝,随即带有了些冷漠,道:“你出去吧。”

心里一惊,我果然还是把他想象得太简单了。

“你出去吧,多逛几个商场。路上碰到熟人,好好说话。“

他用戴着戒指的手指敲着一旁的桌子。

我赶紧走了出去,躲开那忽然迸发出来的气势。

到了万达广场的“一茶一坐”,我才明白陆北辰所说的那个“碰到熟人好好说话”的妙义。

原来是陆南星。

他早就开始跟踪我了,从我一出陆家大宅开始。

紫桐他们去逛自己的了。我一个人在一茶一坐,他就凑了上来,

依旧戴着墨镜,样子像是一个随便来搭讪的人,开口道:“原来你居然是……”

“嗯。”

看样子,那一心要害死陆北辰的谭婆果然是陆南星的人了。

“真是失误。”他轻轻的一敲桌子,似乎是明白了自己的处境,道:“那么现在,你是要铁了心站在他那边了?”

也不是。

我和叔叔是茅山的人,听茅山令的调遣,归根结底,我们是站在茅山这一边的,如果说是站在陆北辰那边,也不太合适。

见我不答话,他呵呵一笑,道:“本来我还以为你只是一个普通的姑娘,没想到,我居然看走了眼。”

我是一个爱钱的普通姑娘,是一个想从陆家讹一笔钱就走的人,陆南星看到的我的本质也没错,但是现在有了茅山派的插手,一切都不同了。

他又问了几句,我很少作答,但是聪明人的聊天,总是能从沉默中得到他想要的回答。

他礼貌的离开座位的时候,我就知道,他大概是要把我划入他的敌人一类了。

见他起身要走,我松了一口气。

他见我松口气的样子,脸上带了些控制不住的恼怒,道:“你就真觉得,我那个哥哥,就是平常看起来的那样,是个不顶事的病秧子么?”

言下之意,那不过是陆北辰的伪装。

可是,他虽然知道我站在陆北辰那边,但似乎并不知道我是为了什么站在他那边的,大概他误会了陆北辰是可以给我更多的好处吧。

我笑了笑,也不解释,说:“你看到的我,也是平常的我,可你不也是看走眼了么?”

陆南星一愣,站在那里,把双手藏进裤子口袋,道:“那有什么条件,你可以帮我对付陆北辰?”

我默然不语。

见我不说话,他冷笑一声,道:“明明是我先看好你的!”

他拂袖而去,想必是为自己的失败和挫折而烦恼。

我低下头继续对付我的花茶,不一会儿,紫桐回来了,身为大宅的女佣,也洋气得跟哪家的小姐一样。

她看我仍旧乖乖的在椅子上坐着,过来略带得意的说:“我们回去吧。”

我点点头,拿了自己的手包跟在她身后,她的警惕性还真差,完全不知道刚才我不啻于打了一场仗。

回到陆宅,陆北辰正站在窗口,手里捻着那水仙的叶子,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看我回来,只是淡淡的点点头。

我也只是说了一声:“我见到陆南星了。”就径直往自己的房间里走。

他在我身后很轻的笑了一声,随即道:“你收拾一下你的东西,等会儿我让佣人把你房间里的东西都搬到我这里来。”

口气淡然,好像是说今早上他吃了一个水煮蛋那么平常,可是里面的实质性内容却是命令。

“知道了。”我看着他,道:“搬是可以,不过我还是喜欢一个人的清静。”

四目相对,多少事都心知肚明。

奇怪,明明只是合作伙伴,却有着一种天然的默契。

大概是因为只有合作伙伴的关系,两个人之间才没有那么尴尬。

在自己的房间里收拾着东西,叔叔挠着头进来了,欲言又止的说:“小洛,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我也没有想到,你看……”

“你看陆少爷人怎么样?”我头也不抬的叠着衣服。

“不错啊。”

我扑哧一声笑了,道:“我是说你看他身体怎么样?“

“病歪歪的。”他皱眉。

他马上明白了我的意思,道:“你人小,鬼还大。”

“那不是拜您所赐?”

流落江湖,可不得多长几个心眼?

在下人的眼里,陆少爷走路都需要人服着,陆夫人还着急圆房?

用下人嗑牙的话来说:陆北辰自己能爬上炕就不错了。

这些杂言碎语,陆北辰也不是没有听见过,只是默默的当了耳旁风。

这种对男人的尊严的挑衅,他都不以为意,面不改色,我的心里反而担心起来。

一个人喜怒形于色,还比较好猜度他内心在想些什么,而陆北辰这种全然用病态的外表和淡漠的态度生活的,反而无法看出他的城府究竟有多深。

在他的卧房里,隔了一扇唐伯虎仕女图的屏风,我躺在屏风那边的小床上,翻来覆去。耳朵里只听见对方均匀的呼吸声,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没有睡。

许久,我以为他睡着了的时候,下床接水,才听到屏风那边清晰的声音,道:“我是云掌门徒弟这回事,你叔叔知道了么?”

“不知道。”我一愣,据实回答道。

“哦?”他的语气中带有了询问的色彩,道:“他是你唯一的亲人,为何不把这个告诉他?”

我咬了下嘴唇,道:“我叔叔那人固然不错,但是经常嘴上没有把门的,我觉得,还是不要告诉他的好。”

他嗯了一声,再没有了动静。

我以为他睡着了,就蹑手蹑脚的抓了一把糖桂花,放在自己的杯子里。

“少放一些,晚上吃多了糖桂花,会蛀牙的。”

他的声音,又在房间里不徐不疾的响了起来。

我一愣,讪讪的笑着。

自小就喜欢吃甜食,最大的心病就是牙齿蛀掉了好几颗,不过,他是如何发现我喜好甜食的?

又往屏风边上走了几步,脸上发烫起来。

不知道为何,好像全苏州最好吃的糕点,都集中在陆少爷的房间里了,他在昏迷的时候,我就经常光明正大的吃,现在他醒了,我虽然收敛了一些,但是偷他的糖桂花还是停不下来。

“睡吧,这次我是真的睡了。”他笑了一声,声音中带有了些小小的得意。

我端着泡着糖桂花的水,在自己的小床上发愣起来。

从外人来看,陆北辰的身体是一天比一天见好。

现在,也不需要人扶着,自己拄着拐杖,能慢慢的在院子里走走。

进入陆宅的这些日子,我还没有见过陆北辰的父亲,这次,在晚上聚餐的时候,总算见到了。

作为陆家的大家长,陆北辰的父亲有些沉默寡言,和他身边显得十分高兴,话很多的陆夫人,还有那个“婶婶”形成了鲜明对比。

对于陆北辰,他只是关心了几句他的身体,就闭上了嘴巴,自顾自饮着酒,看样子是说不出的郁闷,瞧着对自己的这个儿子也不是很热切。

我冷眼旁观,如果是自己,一直都在另一半的压制下,自己的私生子和外室不被承认,能不郁闷么?

“父亲。”陆北辰开口了。

“什么事?”陆国励说道。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